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78章 大结局45

作者:筱梦昕雨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被人忽视的感觉,怎的不是一般的不好。

    一大一小的两个人,站在办公桌旁,低着头。

    这让洋洋总有一种‘守灵’的味道。

    这一回,他才算是体会到了什么叫做‘人在矮檐下’的滋味。

    以前虽提不上是‘众星捧月’,那也算得上是有面有脸。

    这已经是下午放学后的半个小时了,这站的感觉比上课时候站着还要更加的磨人一些。

    “咕噜……”

    终于,洋洋的小肚子发出了抗议的呐喊。

    声音不算大,但就近的三个人还是能够听的一清二楚。

    只见班主任终于停下了手里批改的作业,抬起头看了看这一大一小。

    她板起脸的样子还真的是有些凶神恶煞。

    “你就是齐司洋的家长?”她看着站在洋洋旁边的男人,感觉有些不可置信。

    老罗,虽叫老罗,但是他并不老。

    几乎是和刑火同时跟着北冥陌走出来的。

    至于年龄方面,甚至要比刑火还要稍微的小上一点。

    脸也长得要比刑火更加的细致一些。

    刑火就是北方的那种沧桑感,五大三粗,铁塔般的感觉。

    而他就附有着南方细腻,精致且灵活精干的特制。

    他今天的身份是洋洋的家长,的确对他来说有些不符合实际了。

    被班主任一问,老罗还没有反应过来。

    倒是洋洋的小手,轻轻的拽了拽他的衣角,才有所反应。

    连忙点头:“对,我是齐司洋的家长,我姓罗。”

    “他是我爸。”洋洋紧跟着补充了一句。

    一大一一唱一和的没有逻辑的回答,顿时让整个办公室里都安静了。

    这两句话包含的意思真的是够复杂了。

    其他班的班主任也好奇的将目光集中到这里来了。

    虽说在当今社会上,家长离婚改嫁的事情并不少见和稀奇了。

    但是这对于为人师表的老师来说,还算是一种生活中的‘异类’般的存在。

    班主任手里拿着批改作业用的红笔,指了指眼前的俩人:“你们是父子?”

    老罗僵硬的点了点头,心中却已经对自己的主子北冥陌,讲了至少一万句的‘对不起,我是被逼的。’

    倒是洋洋更加的会演戏,这还是因为得到了自己三叔北冥晏的真传。

    他把小脸一样,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是啊,难道有什么问题吗?”

    班主任真是觉得又可气又可笑:“你们一个姓罗,一个姓齐……”

    “我老妈不要我老爸了。”还没等班主任说完,就被洋洋抢了句话。

    “阿嚏……”北冥陌打了一个重重的喷嚏。

    他停下了手中的笔,抬头看了看窗外,一副和风日暖的景象。

    办公室里没有开空调,但是温度和湿度都让他感到十分的舒适。

    难道是最近工作有点劳累了?

    班主任也算是勉强的点了点头,然后摆出了她惯用的教育人的态度抬起头看着老罗:“你们这些当大人的啊……,叫我怎么说呢自己感情上的事情搞得一团糟不说,把小孩子还给影响了。”

    说着,她有发出了一生感慨:“嗨……这些都是教育的失败啊。”

    要说,这洋洋的班主任,也算是一个较为负责人的老师。

    这可以说是,大部分的老一辈人民教师存在内心深处的使命感,和责任感。

    虽然现在的这个时代,在快速的变化中,并且若有若现的存在着一种:“读书没必要那么刻苦照样可以上大学,以及学的好不如嫁得好”的论调。

    但是他们却从来没有想到过放弃任何一个学生的念头。

    自打洋洋刚刚转学过来,这位负责人的老班主任,就开始注意他了,并且很快的就接纳他成为自己的学生,并没有什么对转校生的歧视。

    好在洋洋一开始,成绩一般却还算是老实。

    只不过在最近的这段时间以来,在学校里多多少少传出来了一个风言风语。

    当然,这都是从办公室里其他老师嘴里传出来的。

    大概其的意思就是:说是杜绝学生早恋问题,那大多都是初中末期或者是高中时期的事情。

    可是现在,不知是不是孩子们的饮食质量,或者说是生活质量提高了,亦或者是当今社会上的各种媒体的不良导向,致使学生早恋的年龄段大大提前了。

    接下来,那就是那个‘校花’的班主任的控诉了,说总有一个小男孩成天到晚的追着她们班的女学生。

    从身高和样貌描述上,洋洋的班主任很快就判断出是自己的学生了。

    虽然那个班的班主任没有指明,但也已经让这位负责任的老师感到脸上没了光彩,甚至好像被狠狠的打了一巴掌。

    这个事情早晚要解决的。

    果不其然,就在这样的风口浪尖上,洋洋恰巧被小胖子叫了出去,接过来了一个上课迟到。

    紧接着是今天上课发呆。

    这不用说,肯定都是和传言有关系了。

    叫家长来算是给洋洋来了一个数罪并罚了。

    当然了,惩罚是次要的。育人,让他‘悬崖勒马’才是最终目的。

    办公室里,碍于有其他班的老师在,这小孩子和大人多多少少的也要给他们留点面子,况且自己这张老脸还要不是。

    所以就没有说那么明白。

    不过这位班主任在看了几眼老罗之后,顿觉有点面熟。

    “我说小罗啊,我看你有些面熟,不知你以前是在哪里上学的?”

    这话让老罗感到有些突兀,不过还是老老实实的说:“我也是本市人,小时候在市三小XX届。”

    只见这位老班主任眼睛一亮:“你是3班的学生吗?”

    老罗谨慎的点了点头。

    班主任用一只手揉了揉紧蹙的眉头,她低头稍微思索了一阵。

    这倒是让洋洋和老罗不知何为的相互对视了一下。

    怎么,难道说这个老师有这么大的本事,所有的老师她都认识不成?

    突然,她猛地抬起头说:“你叫罗霄吧。”

    名字一出口,老罗顿时就傻了。

    倒是洋洋一脸笑嘻嘻的摆了摆手:“老师,你肯定是认错人了,我老爸叫罗非,不叫罗霄。”

    说着他又看了一眼老罗。

    他的反应告已经告诉了洋洋,这些都是真的。

    原来老罗的真名叫罗霄。

    不由得,洋洋也撇了老罗一眼:“你这样可不厚道啊。”

    “咳咳……”班主任轻咳了一声。

    这倒是把洋洋接下来想要说的话,给呛了回去。

    唉呀妈呀,洋洋暗自抹了一把汗,差点就搞穿帮了。

    老罗又仔细看了看这位班主任,时间一长,似乎是有些眼熟:“您是?”

    “嗨……”班主任苦苦一笑:“我们这些当小学班主任的,有时候也挺悲哀的。六年来教出来的学生,远远没有那些三、四年所谓的高等学府的班主任来的印象深刻。”

    这句话,倒是也引来了这间办公室里其他同事的共鸣:“是啊,你说我们这是图什么呢?最累的是我们,到头来却没有几个能记住我们的。”

    ……

    这算得上是一石激起千层浪了,弄得老罗额头已经开始见汗了。

    本来想着挨顿骂,让班主任消消气就完事了,可没想到却成了众矢之的了。

    努力的想,脑仁儿都要想炸了,可就只是有一个模模糊糊的印象。

    洋洋扭头看着老罗,似乎也是在替他使劲儿。

    终于,脑中灵光一闪,那紧蹙的脸上显出了一丝的舒展。

    “您是刘老师?”

    班主任那有点失望的脸上,这才算是缓和了一点。

    她点了点头:“小罗,你想起来了。我可是一直都没把你给忘了。”

    这话说的,倒是让老罗有些不好意思了:“真是不好意思,我都把您差点忘了,可您还记得我。”

    “怎么会忘记呢,尤其是比较有特点的学生。”

    洋洋顿时眼睛一亮,这样的八卦,虽然有点年头了,但应该还是非常有意思的。

    “老师,我老爸曾经都干过什么事了?”

    刘老师靠在椅背上,稍微舒展了一下身体:“回想起以前的事情,好像就是前几天刚刚发生的一样。小罗当年可是一个非常乖的孩子,学习也很好。我当时就看准他以后能出人头地……”

    说到这里,又叹了口气:“世事难料啊。”

    这真是再次让老罗感到汗颜。

    “算了,以前的事情都是过去了。今天叫你来,就是讨论一下齐司洋同学教育的问题。”

    得,这话说来说去又转回到今天的主题上来了。

    “小罗,我知道你不是齐司洋同学的生父。但是,既然你们是一家人,你就要担负起一个家长的职责。你是我的学生,也应该知道我曾经是怎么对你的。齐司洋同学是一个很聪明的孩子,所以后面的话,我想也不用多说了吧。”

    刘老师说完,拿起办公桌上的茶杯。

    洋洋当然是很聪明了,他们之间的对话意思也听的很明白了。

    顿时感到心里一翻个,今天叫老罗过来还真的是一个大错特错的事情,弄不好比把真的老爸叫过来还会让自己今后的日子不好过。

    老罗低头看了看洋洋,不知怎么的,他感觉到一种责任感从心底悠然而生。

    主子让自己照顾洋洋的起居饮食,也是意在让自己多多关心他的学习情况。

    居然自己当时没有反应过来,直到今天总算是终于明白了。

    对于一个孩子来说,什么是最让他感到头痛的事情?

    不是老爸老妈不让自己玩,不是有写不完的作业,更不是有各种各样参加不完的‘兴趣班’,‘特长班’。

    总有一句就像魔咒的话:不要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

    其实,很多孩子,从一出生时候,就已经输在了所谓的起跑线上,甚至是一辈子也赶不上的。

    况且,人生的起点是什么?

    如果有了起点,那么终点又在哪里?

    况且就算是未来冲向人生巅峰又能怎样?

    有了一个至高点之后,脚下就是万丈悬崖,一失足成千古恨。

    要孩子为了这个所谓的‘巅峰’而努力,这就是在把他过早的往思路上逼。

    可是太多的家长真的不明白这个道理,或者是将孩子的前途作为弥补自己这一生缺憾的代替品。

    不要说都是为了他们好,那些真的是冠冕堂皇的说辞。

    可是现实社会又怎么样呢?

    一个追求功力的社会。

    当然了,以上这些对于洋洋来说都不是问题。

    他就是自打出生,不管曾经遇到过什么,总体来说,还是属于一开始就赢在了起跑线上的那一种。

    尽管这样,他同样还是怕面对那个终极的头痛——那就是老师和家长的联手。

    现在,班主任和老罗之间的师生关系,就让洋洋感到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小罗啊,既然齐司洋是的孩子,那就说明咱们还是挺有缘分的。虽然我现在上了点年纪,但是你还是可以放心,这个孩子只要在我的班上,成绩就耽误不了。”

    居然班主任给她的学生打起了包票。

    那不是以后只要她的课,就会盯自己更严一些了?

    什么上课打个盹,偷偷向外瞄几眼的事情都不能做了?

    这不和坐牢还有什么区别呢?

    洋洋的心里开始暗自叫苦。

    这座城市足足有两千多万的人口,怎么就单单还能遇到这样的事情。

    “哦?居然还有这么巧的事情。那真的是再合适不过了,这下我就更放心他在外面了。本来我还想着过一个学期,让他吃点苦头,回来就可以老实点。现在看来,已经没必要这么做了。听你这么一说,那个老师还是挺有本事的,那么就让他多在外面呆呆好了。”

    北冥陌心里真是暗自高兴,还能有这么巧的事情。

    他放下了电话,不由得还哼起了小曲。

    “怎么,把洋洋留在外面就那么让你感到高兴吗,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娘儿俩就不该来你这里。”

    顾欢颜板着脸,她把手里刚刚收拾好的睡衣往北冥陌面前一丢。

    她没有听的完全,但是能够肯定的是孩子看来不会短时间回来了。

    而且,程程今天还偷偷告诉她洋洋已经联系不上了,电话也是关机状态。

    这不就是把这孩子给软禁了吗?

    北冥陌看她这样的表情,直到她还是想孩子。

    自从上次餐桌上翻脸,她就再也没有给自己好脸色看过。

    俗话说,夫妻吵架,床头吵架床尾和。

    可是现在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就在自己想要摸上去的时候,都会被她一脚踹开,好在她还是脚下留了情,不然就要弓着身子睡了。

    真的是一次从所未有的,坏的体验。

    北冥陌不得不承认自己今天‘败’在了眼前这个女人的脚下。

    他前所未有的好像是一头战败的狼,那种意识已经荡然无存。

    只见顾欢颜甩了他一个冷脸:“姓北冥的,我给你一段时间好好考虑一下,要不让洋洋回来,要不我也搬出去。”

    顾欢颜看来是真的急了,她不能够忍受这样不完整的家庭。

    她曾经在这样的家庭里过的太久了,她想要的是真真正正,在一起的一家人。

    “欢儿,你怎么就不能够明白我的用意呢?你以为把孩子送出去,我的心里就很好过吗?”

    北冥陌说着,缓步走到了顾欢颜的身后,双手再次的将她环住。

    顾欢颜凝着眉头,双手、双肩跟着用力想要挣脱,却终究不得其法。

    “你是不是不知死活,想要我真的把你给废了!”她开始做着最后的通牒,这不是玩笑。

    可是北冥陌却真的是不怕,将唇探向了她的耳边。

    高挺的鼻中均匀呼出的炙热的空气,让她不由得感到从自己从上至下,都有了一种起鸡皮疙瘩的感觉。

    “我也想今天晚上就打冲锋,可是不行啊,同志!我们今天大踏步的后退,就是为了明天大踏步的前进。”

    这话听起来真的是有些老气横秋的,而且那耳熟能详的程度好像是以前看过的一部电影里面的台词。

    北冥陌见她消停了不少,也跟着有点放肆起来,两只手已经开始有点不太安分。

    不过嘴里依旧喋喋不休:“欢儿,还是那句话,请你相信我,这么做对孩子只会有好处的。咱们的孩子,虽然是双胞胎,但是脾气秉性各有不同,自当用最适合他们的方法。至于你相见孩子,我会找个合适的机会。”

    姑且信他?顾欢颜的心里开始泛起了犹疑。

    说实话,北冥陌这家伙对于孩子们的事情,还都是很上心的。

    只不过他的那套方法和理论总是不能够第一时间的说服自己。

    难道这就是他们之间的那些差距?

    洋洋坐在自己的写字台前,周围都是一片昏暗,只有桌上一角透射过来的光,将自己眼下的一亩三分照的光亮。

    他的房门关着,从缝隙处依旧投射出隔壁不断变化的光线。

    今天是他最感到失败的,本打算找一个人来应付,可是没想到却招来了班主任的同盟军。

    老罗很容易的就倒戈了,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有倒戈,而是增强了战斗力。

    估计这事情要是老爸知道了,他一定会非常高兴的。

    果不其然,北冥陌就是这样表现的。

    今天的作业已经写完了。

    在距离睡觉还有两个来小时的时间里,本来是和程程或者是妈妈通话的时间段。

    和他们吹吹牛,得瑟一下自己自由之后是多么的嗨皮。

    可是现在,手机被收缴了。

    老罗其实也允许他看上一会的电视,放松一下。

    但洋洋却没了心情。

    他只要他的手机。

    拿着它,才像是拿着自己的全世界一样。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