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82章 大结局49

作者:筱梦昕雨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主子,洋洋小少爷平安无事。”

    当北冥陌看到手机上的这条回复后,脸上的表情显得微微有点复杂。

    不过,那也只是一瞬间的感觉,稍后变得平静。

    刑火那边也收到了类似的消息,以及在消息到来之前,顾欢颜也给他打了电话。

    听的出来,似乎她对此事还是保持着一些平静的态度。

    他也只能理解为是,对于儿子的‘意外’失踪,或许只是小孩子闹的一出小小的恶作剧。

    果不其然,洋洋找到的消息就传来了。

    “洋洋这小东西还真是让人不省心,要是咱们家孩子这样,恐怕我会疯掉的。这也就是欢欢和他们家老北冥,才能这么沉稳。”

    这是洛乔对此事做出的评价。

    “今天你带孩子们去哪里玩了?”

    晚餐桌上,北冥陌正用刀叉切着一块只有七分熟的牛排。

    顾欢颜在带着孩子们回来的路上,就已经预料到他会这么问自己了。

    “就是带着他们逛了逛公园,天气好多让他们呼吸点新鲜空气。”说完,她又话题一转“你不会一天都呆在你的菜园子里吧。”

    北冥陌点了点头:“没错。今天也是奇怪,没有什么事情来打扰,感觉真的挺舒服。对了,洋洋那小子在外面也有一段时间了,没给我惹出什么事情,还真是有些出乎意料。”

    话题跑到了孩子的身上,不免让顾欢颜感到稍微有点小小的紧张。

    “没给你惹事不是挺好的吗,不然恐怕你要整天吃安眠药才能睡的着了。”她很小心的回答,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平静些。

    谁知道这个家伙说出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在和刑火通话的时候,她可是特意问了一句,洋洋失踪的事情,有没有告诉给北冥陌。

    刑火给了一个非常肯定的答复。

    说来也感到奇怪,平常北冥陌可是只口不提关于洋洋的事情。

    今天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看着他依旧摆出一副很优雅的姿态吃着牛排,一想到这会自己的儿子洋洋很有可能正抱着一个饭碗,面对着一盘青菜,就感到有些心痛。

    “既然那小子表现的这么好,不如……”北冥陌说到这里,用叉子叉了一块已经切好,还微微带了一点红的肉块塞进了嘴里,慢慢的咀嚼起来。

    这话说到一半,倒是把顾欢颜的胃口调动起来了。

    不仅是她,就连程程的小眼镜也巴巴的看着自己的父亲。

    餐桌上,大人之间的交谈,在没有的到允许的情况下,小孩子是不能插话的。

    这是他们家的规矩。

    可是,这并不影响他在一旁听着。

    不知道爸爸会不会就此让洋洋回来呢?

    顾欢颜放慢了进餐的速度,意在听着北冥陌接下来的话。

    这种等待下文的心情,恐怕也只有在看小说,或者是听评书的时候,在每一篇章的最末一段:“且听下回分解”的时候才会有吧。

    就好像是装了二十五只小老鼠的那种感觉:百爪挠心啊。

    北冥陌似乎就是卖关子,他已经感觉到了此时此刻的气氛变化。

    只不过他在咽下那一小块的牛排之后,还是说出了接下来的结论:“既然那小子在外面呆的还算是乖巧,那么就多呆上一段时间再回来也不迟。”

    泄气,整个的家里,也就是他没有。

    顾欢颜几乎都已经做好了第一时间接儿子回来的准备了。

    至于程程,也觉得爸爸这样做,对洋洋有点过了。

    他虽然没有体会过,但是他知道一句话: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时难。

    洋洋那家伙之前说,包括今天见面之后还说离开家有多么的好。

    作为兄弟可是最清楚了,这家伙就是嘴硬。

    “老罗叔,我饿了。”

    洋洋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遥控器不断的换着台。

    他就像是中了手机的毒瘾,没了它,就感觉整天都空唠唠的。

    就连出去都变得那么的无趣。

    剩下来的,就只有看那些无聊的电视剧,还有他都觉得有些幼稚的国产动画片了。

    话音刚落,老罗就已经端着两个碗从厨房走过来。

    “怎么又是炸酱面啊,我都要吃吐了。”

    不用看,只需要闻一闻就已经知道是什么了。

    话说在离开家的这段时间以来,吃得最多的就是这个东西了。

    北冥陌派老罗陪着洋洋,什么都算计在内了,可就是这吃饭的问题给忽略掉了。

    经常跟着北冥陌外出,或者是替他办各种事情,老罗已经养成了‘风餐露宿’的习惯。

    只要能够吃饱,其他的也就不在乎了。

    好在他擅长做的炸酱面还是比那些大餐馆里的,更加的好吃一些。

    只不过再好的东西,吃多了也是会厌烦的。

    尤其是洋洋这么大的孩子,口味就是需要多变。

    老罗一脸的囧相:“对不起,我也就只会做这个了。我会找机会和主子说一下,让他隔三差五的派个阿姨来好了。这一顿还是将就一下吧。”

    洋洋把手里的遥控器往沙发上一撇。

    摆出了一副像是准备喝药时候的苦相:“也罢,看在你今天找我那么辛苦的份上,我就吃了吧。”

    不过说完,眼珠滴溜溜的一转,又摆出了一副笑嘻嘻的模样。

    不知怎么得,老罗看着他的这副样子,心里就有些不舒服。

    那双滴溜溜乱转的眼睛,好像又在打着什么鬼主意。

    果不其然,接下来洋洋就说了:“老罗叔,今天的事情怪我。但是也要怪你。”

    “怪我?”老罗一脸的诧异。

    心说:明明就是你小子趁着变红灯之前跑掉了。

    洋洋夹起一根面条,找出头塞进嘴里,然后用力的一嘬。

    “咻……”的一阵长音之后,整根面条就进他的嘴里了。

    不过在嘴的周围,却留下了一圈炸酱的痕迹。

    洋洋也不去擦,而是义正言辞的说:“当然了,你想想,如果我身边要是有手机的话,那你还用的着这么找我吗,你也会安安心心的坐在冷饮摊前等我回来。”

    这小子,肯定又是在憋着要回自己的手机了。

    呃……

    这对于老罗来说还真的成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问题。

    洋洋这个鬼灵精,看出来他有些犹豫了,这个时候如果能‘是时候’的说上一两句,或许拿回手机还是很有希望的。

    想到这里,他又快速的嘬了一口:“如果你能把手机给我的话,或许我能减少一点失踪的可能性,又或者在你找不到我的时候,可以让你多放心一点。”

    说着,他放下筷子,把一只小肉手掌心向上,摊在了老罗的面前:“这对你来说,这绝对是一个非常值得做的交易。两方受益,相安无事。”

    看着洋洋那嘴上还挂着炸酱的脸上,显现出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

    这让老罗不禁的感觉到了,他显现出了只有北冥陌才会表现出来的神情。

    基因这东西,不得不说是一个挺神奇的东西。

    上一辈人的影子,会若隐若现的出现在他的后辈人身上。

    这就是一种生命的延续,也会是一种精神的延续。

    这也成为了老罗最难面对的一个问题。

    不过很显然的是,自己对面的这个小孩子的那种‘威胁性’更大一点,不是吗?

    看着老罗那不动声色的脸。

    洋洋的心里其实也在揣测。

    其实他也不是很确定这一招会管用。

    因为就算是自己真正的失踪了,只要他给老爸一说,哪怕是自己跑到了天边,也会被揪回来的。

    对于老爸的能力,他是从来没有质疑过的。

    但是今天能够风平浪静的过来,很显然老罗并没有惊动老爸。

    如果以老爸作为他回绝的理由,恐怕自己也只有无能为力了。

    不过,很多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的的确确的能够发生在身边。

    对于洋洋来说,那就是:幸福来的太突然了。

    只见,老罗还是将原本就属于自己的手机,从口袋里拿了出来。

    没有放在他的手里,而是摆在了桌子上。

    洋洋顿时一阵的欣喜,并且还有点小小的自我得意,没想到自己还有这方面的才能。

    或许自己长大以后,能够成为演说家,或者是谈判专家。

    小孩子的想法就是这么的天马行空。

    儿童时期,就会有着诸多的梦想:赛车手、功夫大师、演说家以及谈判专家……

    每一个听起来都是那么的让他感到激动。

    可是,在未知的将来,总会和现在一样的未知。

    洋洋正要伸手去拿手机,却又被一只大手给阻止了。

    “洋洋小少爷,手机可以还给你,但是我想让你答应我一个条件,以后不要再像今天这样了。我答应了主子,要好好的照顾你,所以请你也不要让我难做。”

    对一个孩子说出这样的话,也是够难为他了。

    看着憋得脸通红的老罗,洋洋那喜悦的心也感觉到了有些许的怜悯。

    他们之间本来也没有任何的矛盾,发生今天的事情,严格的说的确是和老罗没有任何的关系。

    “放心吧,我北冥司洋可是说话算数的,保证以后再也不会给你找麻烦了还不行吗。”说着,小手在自己的小胸脯上拍的啪啪响。

    “Hell……”

    在手机的屏幕上,再次看到了洋洋那得瑟的小样子。

    “你不是手机被没收了吗?”程程拿着手机,先是疑惑,但很快的脸色沉了下来:“是不是拿妈妈的卡,又买了一部?”

    说实话,本来他就对妈妈给洋洋银行卡的做法有反对。

    这倒不是觉得没有给自己而感到心里不平衡,而完全是出自对洋洋的了解。

    对于他这么一个不怎么自觉的家伙来说,给了一张不知道里面有多少钱的卡,就是一种纵容。

    如果爸爸知道了,也肯定会不答应妈妈的这种做法。

    但是,在当时的那种情况下,难道要直接阻止妈妈吗?

    很显然是不可能的,而且那么做很容易会被成为,破坏气氛的‘公敌’。

    例外都讨不到好。

    在回来的路上,程程也给妈妈讲了自己的看法。

    顾欢颜也认同了儿子的说法,准备对给洋洋的那张卡做一下处理。

    可不能让金钱就这样的把儿子给毁了。

    看着屏幕里的洋洋,刚才还带着笑容的脸,一下子耷拉下来,看样子,他对于程程这样的评定自己心里很是不爽:“北冥司程,咱们可是亲兄弟哎,而且还是双胞胎的亲兄弟。你对自己估计多高,我无所谓,至少你也别把我给低估了。”

    看来,洋洋还真的生气了,他说着,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了妈妈给自己的银行卡,在手机的镜头前晃了晃:“我北冥司洋也不是那种见钱眼开的人,你给我看好了。”

    说着,只见洋洋又从桌子上拿起了一把剪刀,咬着牙一副恶狠狠的样子,一下就把那张卡给剪成了两半,然后丢在了自己的桌子上。

    “看到没有,老妈给我的钱我不稀罕!”

    其实,程程在说出那句话之后,就已经感觉有欠妥当了。

    可还没有来得及说上一句补救的话,就看到了剪卡的一幕。

    这让他感到有些许的震惊。

    自打洋洋搬出了半山的别墅之后,每一次和他的通话,都会隐约的感觉到,他好像有点点的变化。

    一直到这一次,当真正的接触到了他之后,就更加确定了这种感觉。

    其实洋洋离开家的时间并没有多长。

    难道,在外界的生活真的是很容易改变一个人吗?

    看着洋洋现在愤怒的样子,他有了想道歉的想法:“北冥司洋,其实我并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觉得妈妈给你钱是想让你在生活上过的更好一点,不是要你把心思花在其他上面。”

    洋洋听着程程一番诚恳的话语,可心头上的火气并没有就此消散。

    “行了,你用不着给我解释这么多,我没兴趣听。我现在离开家了,你就可以做唯一的大少爷了,这个少爷的名头我从一开始也并不稀罕要嘞。我看以后没有什么大事就不要通话好了,这样你我都不会感到难受。”

    说着洋洋把手机给关了。

    他也没有想到,自己千方百计的想办法见妈妈,又把手机从老罗那里拿回来,却还没多长时间,就搞成了这个样子。

    洋洋幼小的心里感到有些委屈了。

    顾欢颜此时此刻,正一个人坐在卧室的阳台上。

    晚上的天气已经开始有些微微的转凉了,轻轻拂过自己身体的微风,偶尔会带来一点点的寒意。

    她的嘴角微微的翘起,不难看得出今天她的心情还是挺好的。

    纵使这黑暗的夜空中,看不到任何的星星,就连月亮也消失不见了。

    对于一个母亲来说,哪个能比得了自己见到儿子的喜悦。

    只不过,相聚的时间是在是太过于短暂了。

    这个时间段是她独享这片夜空的时间。

    北冥陌现正在他的书房里。

    “笃笃……”传来了一阵轻微的敲门声。

    顾欢颜从藤椅上站起来,微微的合了一下身上的睡衣,轻步走了过去。

    “宝贝儿,怎么还没有休息?”

    她打开门一看,门口站着的是程程。

    这会应该是规定好休息的时间了,即便是洋洋经常会违反这条规定,但程程一般是不会的。

    “怎么了宝贝儿?”她看到儿子的表情有些古怪,并不像是吃饭时的那样。

    很明显,他的心里有事。

    对待自己的每一个孩子,顾欢颜都并不一样。

    对待洋洋,多的是习惯。这是他们长年来的共同生活所积累。

    对待程程,多得就是失而复得,以及一种从内到外的补偿情怀,在这几个孩子里,或许是觉得亏欠他太多。

    至于小女儿久久……

    对待这个贴身小棉袄,是喜爱,宠溺。

    当然了,妈妈对妹妹的这种非常的宠爱,程程和洋洋并不会感到吃醋。

    这当然也是因为作为哥哥们,同样也是很宠爱自己的妹妹,这并不会感到有什么冲突。

    顾欢颜伸手拉儿子进到卧室,重新把门关好。

    “宝贝儿你怎么了,想找妈妈说些什么吗?”她的目光十分的柔和,充满着对孩子的慈爱和温暖。

    这种感觉就像当初自己的妈妈对自己一样。

    这是每个母亲对待孩子的共性。

    程程和洋洋在刚才,闹过了别扭之后,本来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

    这毕竟和以前他们之间冒出的冲突想必,并不值得一提。

    而且,亲兄弟之间哪里会有那么大的仇,过上三五天不说话的日子之后,又会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什么事情一样的鸡吵鹅斗了。

    只是这一次,程程躺在自己的小床上,微风将窗帘上的薄纱吹起。

    扭头看着漆黑的天空,心里却隐约的感觉到有些不舒服。

    是他们之间的心灵感应?

    在辗转了几次,仍没有什么睡意之后,还是觉得应该把这事情给妈妈说。

    程程抬起头,看着妈妈。

    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像夜空般的透彻。

    他一五一十的将和洋洋之间闹的不愉快都说了出来,包括看到洋洋亲手将银行卡给剪断了。

    “妈妈,我只不过是好意让洋洋不要乱花钱,你说我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看着儿子那双求助的眼神,顾欢颜只是低头在他的额头上留下了轻轻的一吻。

    “孩子,你作为哥哥,没有一点错。这件事情也是妈妈先做错了。没关系的,洋洋那小子不会记什么仇的,过两天就会好。”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