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99章 你是什么人!

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秒记住【舞若小说网】手机用户也可以输入网址:М.Ш ǘrЦО.СОⅢ就在此时,冰窟窿窜起一条不大不小的鱼,云卿言扯掉被君离尘拉住的手,向着冰窟窿跑去。

    看着冰面活蹦乱跳的鱼,云卿言赶紧捡起来,“快看,咱们今晚有吃的了。”

    她双手拿着摆动的鲤鱼,眼睛笑的弯弯,看到这一幕君离尘情不自禁的跟着露出笑容。

    没一会儿的时间就跳上来五六条鱼,大小不一,感觉差不多够吃就没有再等鱼跳上来,而是拎着颇为丰富的收获回客栈。

    “今天晚上我就给你们露一手,麻辣鱼,红烧鱼,清蒸鱼,酸菜鱼你们想吃什么尽管报上名来。”

    “不不不。”初夏赶紧将云卿言拉在一旁坐下,“夫人,这种事怎么能让你来。”

    “让厨房的师傅做就行了。”

    “夫人十指不沾阳春水,怎么可以去厨房。”

    初夏一边说一边给墨夷战擎使眼色,遥想当初云卿言做膳食的惨状,她们要吃下去更惨。

    两人加入,劝解云卿言别下厨,“夫人,若是被天竺的百姓看见水月国的皇后流连厨房。”

    “这恐怕会传出许多谣言。”

    “我……赞同战擎的说法。”墨夷也慢慢开口,当时娘娘给皇上做的膳食……她实在是不愿意回想。

    “也是。”

    初夏一听赶紧将抓到的鱼交给战擎,就怕突然反悔,这时战擎双商齐飞,提着鱼就向着厨房跑。

    将鱼送出去,众人才松了一口气,娘娘做膳食就是星云大陆十大灾难之一。

    “对了,陌萱跟楚卿殇成亲的时间是哪一天?”安静下来云卿言想到了这件事。

    到天竺也有几天了,当时初夏就一直说赶不上,现在多出许多时间。

    “就在五天后。”

    “五天后……”云卿言陷入沉思,“我们差不多该去皇宫跟天竺皇帝正式见面了。”

    第一次见面给人的感觉实在是不怎么好。

    “离尘,你说呢?”她侧头询问站在身侧的君离尘。

    “那就明天进宫。”以水月国使臣的身份进宫。

    “好。”

    这时房门被推开,小二端着鱼宴上桌,清蒸鱼、凉拌鱼、红烧鱼、水煮鱼还有酸辣鱼。

    抓回来的几条鱼都成了盘中餐,从进门的那一刻起,她就闻到了美食的香味。

    “都坐下来用膳,纯天然无污染,味道非常好。”

    云卿言招呼了一声就开始吃鱼,除了刺多其他的都是好评。

    一桌鱼宴吃的云卿言靠在墙壁上揉肚子,墨夷战擎一行人则是将碗筷收拾离开。

    “嗝~”她揉了揉肚子,“好饱啊。”

    看着云卿言撑的直打饱嗝君离尘是又好气又好笑,有一种被亏待,从来没吃过饱饭一样。

    “吃多了别坐着,走动走动。”

    看着外面的夜色,君离尘搀扶着云卿言,“我陪你到下面走走。”

    在君离尘的牵领下,两人来到客栈门前,就在周围散步。

    随着夜晚来临,路上行人都少了许多。

    “离尘,不知道为什么我最近老是心慌。”她捂着胸口杏眼中透露着不安。

    这种不好的预感每次都会灵验,最近这段时间她老感觉有一双眼睛在后面,可是每次都看不到人。

    自从踏入天竺国开始,那颗心就更是无法平静。

    “发生什么事了吗?”君离尘面露担忧询问,云卿言摇头,“没发生什么事。”

    “就莫名的心慌。”

    “你相信女人的第六感吗?”她的第六感非常准。

    “没事。”他将云卿言搂住柔声安慰,“你就是想太多了,有为夫在你身边不会有事的。”

    这次天竺皇亲自下喜帖,他也怀疑过其中有什么阴谋,所以才会不派使臣而自己亲自前来,也更放下言儿一个人来。

    如今他跟云卿言都在天竺,若是将他们囚禁在天竺,同时对水月国下手,瓮中捉鳖加一计调虎离山。

    天竺皇若真是这样算计就太蠢了,别说这天竺国,就算是整个星云大陆,能拦住他的有几个?

    屈指可数。

    “嗯。”她抬头看着君离尘的眼神点头,有离尘在身边有什么事情能难倒她。

    月上树梢,冬天的夜十分的寒冷,初夏见二人迟迟不归到门口催促,“夫人老爷,天冷还是早些回屋。”

    听着初夏的催促,君离尘将脸上的披风往云卿言身上挪了挪,“夜凉,回吧言儿。”

    “嗯,好。”她依偎在君离尘的肩上一同进入厢房,因为明日要正式跟天竺皇见面两人回屋就休息。

    今日该初夏值守,其他人都各自回房歇下,唯独初夏一人在二楼走廊。

    “哐!哐!哐!”

    一阵敲门声响起,客栈外走来两个人,都是一身黑衣带着斗笠,直接走到掌柜跟前,“一间上房。”

    “好嘞。”掌柜将银子收下,翻看了一下账本最后抬头,“客官,二楼最后的厢房。”

    “需要我领着二位上去吗?”

    “不用。”两个带着斗笠的黑衣人向着二楼走去,在二楼值守的初夏见有人上来退到一旁。

    其中的一个黑衣人看到前面的初夏压低了脑袋上的斗笠,全程低头跟初夏擦肩而过。

    两个黑衣人走过,初夏才重回原来的位置,脚下传来一股奇怪的触感,将脚挪开只见地上躺着一个类似铃铛一样的东西。

    想到刚才路过的两个黑衣人,初夏将铃铛捡起来,向带着斗笠之人的厢房走去。

    “哐哐哐。”

    初夏连着敲了三下房门,屋内刚把斗笠摘下的人再次将斗笠带上,后走到门前打开一条缝隙,“什么事。”

    沙哑的声音加上斗笠配上一身黑色的衣裳,这让心大的初夏都感觉到不对劲。

    “你们的东西掉了。”初夏将从走廊上捡起的铃铛递过去,黑衣人弓着身努力不让初夏看到自己的容貌。

    “多谢。”黑衣人伸手将初夏手中的铃铛拿走。

    就在触碰铃铛的那一刹那,初夏察觉到事情并不简单立马拉住黑衣人的手臂,“你是什么人!”

    初夏捏住黑衣人的手臂,目露严肃之色,这两人衣着打扮都不正常。

    一身黑衣,带着斗笠还不露面,必有猫腻。

    静,死亡般的寂静。

    黑衣人缓缓抬头,初夏看到了眼熟的下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