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五十八章 让她恐惧(二更)

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秒记住【舞若小说网】手机用户也可以输入网址: m.wuruo.com

    “举手之劳,何须挂记。本公主又不是那种斤斤计较,施恩求报之人。”苏瑾茹婉言道,这些话听来倒很是受用。

    “这药乃是用青含哥哥以前配的方子备好的。女人最重要的,莫过于一张如花似玉的脸蛋。若是毁了,那可就太可惜了。”她看了看杜雅蓉额头上的伤,徐徐说道。

    长得也算是一张小家碧玉的脸,如此不知爱惜,果真只是衣食之物大于面容之人。

    “谢公主关心。”杜雅蓉道着谢,看了看手里的药,似是想到什么,忽而抬了头,启唇,“这药既然是东陵皇那儿得来的,想必,东陵皇对公主也是呵护备至,疼爱至极,有求必应。”

    闻言,苏瑾茹脸上露出一抹笑意,“嗯。青含哥哥性子如此,虽在人前清冷了些,可骨子里却是个心细如发,温柔体贴之人。你倒有几分眼光。”

    一提到谢青含,苏瑾茹的眼里仿佛出现了一道光。

    那可是她看上的人,费了好大的功夫,才让他身边如今只有她一人。若这样也还没办法将他的心给夺过来,那她也不会甘心的。

    不过,时间还很长,他一定可以看到她的好。他的心,以后也只有她一个人。

    “东陵皇身姿清俊,生得俊朗。对公主又体贴入微,若是雅蓉能得这样的人相伴一生,怕是做梦也不愿醒来了。”杜雅蓉掩嘴轻笑。

    眼里含着一丝羡慕憧憬之意。

    “本公主听说,你不是已定了亲,有了未婚夫婿吗?怎么,难不成他的心不在你身上,又或是,你瞧不上别人?”苏瑾茹细眉微挑,眼里含着丝丝讽意。

    想求得这样的人,她都没有做到,这些人又凭什么能力做到?

    异想天开,也要有几分自知之明。

    杜雅蓉神情微滞,摇头道,“不是。他是我未来夫君,我又怎会瞧不起他。只是,若求两心相守,现今还……”

    还不太可能。

    苏瑾茹看了看她,也明白她要说什么,倒是难得没有再开口。

    见屋内的人停止了谈话,慕槿眸光微敛,抬步走了进去。

    “慕大小姐?”杜雅蓉正坐在桌前,感觉到房内的光线变化,不禁抬眼往外瞧,正巧看着慕槿进屋的身影,诧异唤道。

    慕槿勾了勾唇,抬眸扫了眼屋内的两人,一身淡绯色衣衫的女子,很是显眼。

    她如今不见谢青含,并非代表不见这个两面三刀的苏瑾茹。谢青含的心思她难以猜透,可苏瑾茹,当年若不是钻了空子,也不会有她得逞的时候。

    对付她,她自问也有些自信。

    “杜小姐。”慕槿径步入屋内,直接忽视掉房内的另一个女子。“如何,你的伤可好些了?”

    她的伤并不重,也无须休养。只需要将伤口处理一下就行。

    杜雅蓉露出一抹微笑,点头道,“谢大小姐关心,雅蓉的伤无碍。不知道慕小姐来这里找雅蓉何事?”

    屋外无人守着,她也净顾着闲聊,忘记派人去守着外面的动静了。不过,好在也没发生什么事。

    “大小姐?”耳后传来一道疑问的声音,听起来带着几丝试探和不满。

    自从她封了位分以来,不论到了哪里,任何人也不敢忽视她。

    可这个女子,从进门开始,连一丝目光也没有放在她身上。也不知是真无意还是假无视。

    “公主,雅蓉忘记与您说了,这位乃是慕国公府的大小姐,慕槿。”杜雅蓉见苏瑾茹疑惑,也立即出来替她解释。“慕小姐前些日子回京,武试惊人,现如今京里的人也对慕小姐谈论不绝,褒扬赞叹。”

    这是实话。她在京里带了这些年,还从没有遇到这样的事。说起来没有羡慕亦谈不上嫉妒。

    “哦?那可真是有意思了,慕槿?”身后之人闻言,声音听起来颇有几分诧异。抬步绕到慕槿身前,目光落在她身上,细细地打量着。

    这个女人,也叫慕槿?

    苏瑾茹微眯着眼眸,眼里含着一丝异色,仔细地将一脸平静的女子上下扫视一遍。

    原本,她听到这个名字心里也顿感惊诧,可是,当看到这张清秀雅然的面容,又放下了心里的一丝不安。

    看来,是她太过在意了。

    没想到,那个被她亲手除掉的女子,直到如今都依然绕在她的脑海,恍若缠人的恶鬼野藤,挥之不去。

    很奇怪。

    可是,也很可恨。

    凭什么她要如此忌惮那个女人?到死了也忘不掉那双泛着深暗光芒的眼睛?

    眼睛?

    苏瑾茹想到这两个字,又抬眼看向面前的女子,恰巧对上她清浅淡然,看似平静无波的眼眸里。

    虽然毫无波澜,含着淡淡的笑,可是,不知为何,她竟从这双眼眸里看到几丝邪佞。

    仿若一条剧毒的黑蛇,慢慢地,慢慢地,爬上她的脚。

    然后是她的腰,传过丝丝凉意。再然后,是她的脖子,一圈一圈地将她缠绕,毫无察觉地,缠绕得越来越紧,越来越紧。

    紧得快要不能呼吸。

    “啊。”她轻呼一声,脚步堪堪后退,眼里闪过一丝惊恐。“你,你……”

    她的眼睛。

    “公主?”身后被人扶住,“公主,您这是怎么了?可是身子不舒服,可否需要雅蓉唤太医过来?”

    杜雅蓉微蹙着眉,看着身前顿时花容失色的女子,倍感奇怪地伸手将她扶住。

    奇怪,方才还好好的,她怎么就……

    慕槿眸光淡淡地看着对面被吓到惊慌失措的女子,眼里闪过一丝嘲讽。

    方才不是还很得意吗?就这点胆量,倒有些配不上她曾经使出的那些恶毒手段了。

    “本,本宫……”苏瑾茹皱着眉,低着头,略喘着气,被这道声音拉回心绪,也不禁有些难以置信。

    她,这是怎么了?

    不过是看到一双眼睛而已,怎么就让她心里感到如此恐慌?她……

    苏瑾茹反应过来,抬起头,看着对面依旧淡漠平静的人,面上泛起一丝不悦,抬手指向对面的人,忍着怒意,责问道,“谁给你的胆子,竟敢这样直视本公主!”

    她虽然怒斥着,可是方才那眼神依旧盘绕在她心头,挥之不去。

    见了她也未行礼。这样的眼神,看着就讨厌。

    长得也没有多么绝色倾城,顶多是出尘脱俗,能看罢了。连她的样貌也比不上,竟然还敢这样看着她。

    这个眼神,似乎在提醒着她,她本来的一切到底该是什么样的。

    就这样而已便怕了?慕槿眉尖轻挑,红唇轻勾,讽刺道,“哦?原来,这便是东陵新册封的世瑾公主啊。久仰大名,失敬失敬。”

    她语调淡漠,也没有将苏瑾茹放在眼里。这样的人,不值得她假言辞色。连一丝眼神也不值得施舍。没有现在就取了她的命已是不错了。

    “你!”苏瑾茹压抑的怒意在听到这两字之后也忍不住喷薄而出,脸色难看地看向她。

    她是公主,竟还有人敢对她不恭。出言讽刺。

    世瑾,侍瑾!

    这两个字给她带来了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却同时又连着侮辱也一并给了她,像是枷锁一样,让她永远也无法退去。

    为什么偏偏是这两个字?

    只要一听到这两个字,像是无时无刻不在提醒她,她只是一个赝品,一个取代奉安的替代品。

    即便是死了,也要永远顶着这个名号,就像当初为奴为婢一样,是死是活,都要侍奉着那个人。

    “公主,您这是怎么了?依我看慕小姐也不是不懂礼数之人,只是常年习惯了村宅日子,未对这方面多加注意。做出这些无意举动,公主也不必要往心里去。”杜雅蓉拉住她的袖子,在一旁温言劝说道。

    又抬眸看了看一脸平静的慕槿,微笑道,“慕小姐,公主并非有意,恐是受了什么惊吓,此番指责,慕小姐也不要见怪。”

    短短几句话,两方讨好,就将两人后面的话给堵住了。全了两人的颜面,又为了自己添了几许体谅的气度。

    慕槿眸光微移,看了看对面神色温良的女子,心下划过几分思索。

    这杜雅蓉,也不是什么心思纯良之人。这些话,不像是什么都不懂。反倒是,句句有其缜密之处。

    “但愿如此。”苏瑾茹压了压眉,睨向对面的女子。一见便让她心生不悦,反感抵触,这个女子,着实讨厌。

    相同的名字,本就已让她看不惯。偏还有这样一双眼睛,让人心生惧怯。

    若不是知道以前那个女子的性情,若不是亲眼见着她死在自己手里。她也会认为,是否是她来找自己报仇来了。

    是她杯弓蛇影,顾虑重重了。

    一定是。

    缓了缓心神,她才将心里的情绪给压下去。

    慕槿挑了挑眉,眼里露出一抹淡笑。“许是觉得公主亲切,我与公主分明素未谋面,一见却觉得公主与我曾经一个旧相识颇有几分相似之处。真是很巧。”

    她勾唇笑看着对面的人,眼里含着几丝暗光。

    对于这样的人,她倒是觉得,一下子给除了倒没意思了。慢慢地磨,慢慢地来,折磨不死,却又不能生,才有意思。

    “我过来这里,也只是想来看看杜小姐,问一问今日藏经阁烧毁一事可有什么印象。若是记得,还望杜小姐告知一声。毕竟,杜小姐也说了信任央妹妹,如今她被囚禁,一身的罪名还未洗去。以杜小姐善良宽容之心,想必也难以心安。”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