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15章 高冷禁欲的男神陆寒琛

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秒记住【舞若小说网】手机用户也可以输入网址:М.Ш ǘrЦО.СОⅢ回到别墅里面见到陆寒琛,她仍然觉得有些提不起劲来,好像做什么都是多余的。

    反而是陆寒琛看见她回来,凑上来问了一句:“你刚刚盯着我的时候笑得那么……肆意,究竟是因为什么?”

    刚刚顾安宁带着陆俊辰买完东西回来的时候,冲着他就是一阵笑容。当时不明白这究竟是为什么,现在想想,他也依旧不知道是为什么。

    难道是陆俊辰给她说了什么事情?回来之后冲着他笑,难道是什么与他有关的事情?

    不知道。

    “刚刚我在笑你?”顾安宁有些不知道什么状况。她刚刚又冲着陆寒琛笑吗?送完陆俊辰回来之后,她就觉得自己有点魂不守舍,连自己做了什么都不知道,又哪里还记得一个笑容。

    “就是你和陆俊辰一起,买完东西回来的时候,我见你笑得挺开心的,是什么事情?”陆寒琛重新问了一句。

    顾安宁低头想了想,瞬间想明白那场画面。

    唇角又勾起一抹笑容,顾安宁连忙摆手:“没有,什么都没有,你看错了吧?”

    她可不想想起当时眼前浮现的画面。

    刚刚送陆俊辰和陆绍军出门,她分明已经将这个画面给忘掉了,现在看来,她忘掉了,陆寒琛倒记得清清楚楚。

    “我不会看错的,快说,究竟是怎么回事?”陆寒琛俯身将顾安宁压在门后,极富有侵略性地将她禁锢在自己怀里。

    鼻腔中充满了古龙香水的味道,顾安宁转移话题:“你怎么还用古龙香水?怎么不换一个啊?”

    “别想转移话题,赶紧说,当时到底是发生了什么?”陆寒琛并不理会顾安宁的问题,将她禁锢得更深。

    要是没有发生什么,她怎么会有那样怪异的表情?现在又为什么要躲避他的问题?

    陆寒琛已经说不清自己究竟是因为想要知道但讲故事发生了什么而禁锢顾安宁,还是仅仅因为想要享受抱住她的感受。

    温香软玉在怀,好像已经是很久没有体会过的感受。现在人好不容易在自己的别墅里面待着,他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真的没有什么,别问了。”脸上仍旧是憋不住的笑意,顾安宁的手放在陆寒琛的胸膛前,似乎要将他推开。

    可是在他自己不想退的时候,不管顾安宁怎么推,他都纹丝不动,现在还往前更近了一步,简直就是将顾安宁压在自己的身躯之下。

    “你要是不说,就别想从这里出去了。”手中使劲,更加用力地把她锁在自己怀里。

    怀中抱着她,陆寒琛才觉得稍微有一丁点的满足感。他好像已经很久没有抱过顾安宁了,现在也仅仅是抱着,他却还想获取更多。

    面对这样一个无赖,顾安宁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叹口气道:“小俊辰给我说,他看见你在……抓脚。”

    口头上说的是抓,内心想到的依旧是“抠”这个字。顾安宁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了,现在满脑子想到的都是这样的话语,根本就改不过来。

    她能知道陆寒琛身上起的反应,也正是因为对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事情感到稍微有一丁点的害羞和害怕。此时出卖陆俊辰,她或许还能保全自己。

    陆寒琛想了无数种可能,都没有想到居然是这件事情。抓脚?他难道就不用修剪脚指甲吗?

    抿着唇,他觉得自己简直要被气出内伤来。

    陆俊辰这个孩子也真的是,什么话都敢往外说。真不知道应该算是不知者无畏,还是童言无忌。

    “他看到的,应该是我在剪指甲。”咳嗽两声,陆寒琛自己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这算是私密的事情吧?自己在顾安宁心里是不是一个完美男神的形象?她会不会觉得……他这样的行为很low?

    可是他真的需要修剪脚指甲的啊!终不能一直都不剪吧!

    顾安宁也猜到应该是这个样子,但是就是忍不住想笑。尤其是现在看到陆寒琛不由自主地松开她,红了脖子又红了耳根的时候。

    这样的陆寒琛,简直就是与往常不一样的可爱,让她心里顿时升起三个字——反差萌。

    平时那么禁欲系、高冷范的男神陆寒琛,私底下居然会有这样害羞到红了耳根的一面。这对于顾安宁来说,简直就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的欣喜。

    “知道了,是剪指甲。我都没有看过你剪指甲的样子啊!”顾安宁忽然感叹了一句,脸上的表情说不上是揶揄还是什么。

    陆寒琛恼羞成怒,忽然转过身来盯着她看:“那我现在就剪给你看?”

    看出他的恼怒,顾安宁连忙摆手道:“别别别,还是让男神的形象多保留一会儿。”

    脑海中想象的画面跟现实中看到的画面不一样,如果仅仅是想象,顾安宁觉得自己还能控制住。可是一旦真的看见了,那陆寒琛的形象就真的全面崩盘。

    这应该不是陆寒琛想要的结果,也不是顾安宁想要的结果。

    她想要的,还是那个高冷禁欲的男神陆寒琛。

    尽管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就没有这样的形象。但是在后面的相处中,他早就已经被摘掉了那个标签。

    估计是被人算计了,她也不用太计较。毕竟这段时间以来,他身边缭绕的富家小姐还少了吗?单单是她看见的就有两个,何况还有她没有看见的?

    而且……还有那些因为种种原因而没能走到他面前来的。

    “对了,你的腿不是骨折了吗?怎么还能站起来?”不再纠结抠脚的问题,顾安宁立刻就想起来她今天刚来的时候还看见他脚上的石膏。

    那应该是骨折了才会打上的东西,他既然没有骨折,又为什么要打石膏?

    “我从来没有说我骨折了啊!”想起这件事情,陆寒琛脸上也是一笑。方才的红晕散去,脸上一如既往的帅气。

    “那你的石膏是怎么回事?”挑着眉,顾安宁好像并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没有骨折,又为什么会有石膏?总不会是她神经错乱了!

    陆寒琛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学着顾安宁之前的模样转移话题:“这个说来话长,就不说了。等到下次有时间了,再来慢慢解释。”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