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八十四章 界门

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秒记住【舞若小说网】手机用户也可以输入网址:М.Ш ǘrЦО.СОⅢ“经典力学有没有问题?没有。那么量子力学呢?至少在自身框架内,还没有致命的矛盾。但是想把两者整合,用大一统理论来解释,现在依然不能办到。可这一点也不妨碍人类在其各自的理论物理和应用物理方面对其进行研究,进而改变世界。”王曦似乎有些激动,说最后一句的时候,都有种想拍桌子的冲动了。只不过在场的都是师兄和长辈,最后忍住了。

    “你到底想说什么?”赵竹仁指了指桌上的茶,示意他自己去倒一杯来喝。

    看样子,王曦是一路小跑过来的。

    王曦也不客气,不管这些茶杯用没有用过,拿起一个翻过来,倒上后一口气便喝完了。

    “师父,代师叔,常师叔……”

    “你看看哪儿有你代师叔?”赵竹仁道。

    王曦四下打量了一下,才发现少了两个人。

    代师叔和大师兄,都不见了。

    “他们去地府了。从里七院这边的鬼门关吊上去的。还是觉得有些不甘心,想再去楚江王的王殿里试一试。你之前说得没错,两次开启界门,唯一的相同点,便是都是在同一时间使用了巫术和医术。”常玉道。

    王曦道:“师叔,说起这个,我之后才发现,其实还有一个共同点。那便是我和小一都在场……”

    但说着说着,他便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这么说,感觉把自己说得太重要了。

    赵竹仁毫不犹豫道:“这点我已经想到了,所以等你代师叔他们的结果。之后,会安排你们进行两两对照试验。这个你暂时先别管,继续说你刚才要说的事情。周柯,何院长那边,暂时先按刚才所说的那样回她。”

    王曦奇怪地看了周师兄一样,不过也没有心思打听何雨宇那边又出了什么问题,于是道:“是这样。如果统一在一起不好解释,那么就分开研究。如果都还是遇到了前后矛盾,那我们就按照最常见的思路,寻找变量。

    “到目前为止,突然之间就冒出来了好几个需要我们关注的东西。yīn间的黑雾,灵体的损耗,新生的魂魄,和这三者之间的相互关系。以及这些事情,跟遗人的目的又有着什么样的联系?在之前的猜测当中,我们大概理出了这么几条。第一,黑雾的侵蚀和灵体的损耗,呈正比关系。并且我们知道,一旦黑雾侵蚀,即使是阎君,也不敢突入其中。所以,黑雾的入侵,一旦发生,那么是无法用人力扭转的。且该区域,无法探索,无法研究。有关yīn巫作乱的报告,我都读过,里面提到过,遗人有一项非常重要的计划,已经进行到了关键的时机。现在我们可以推测,这和黑雾有关。遗人的目的,是瞄准yīn间,虽然不知道这么做是为什么,但这种方法,是yīn间无法抵抗的。

    “第二,新生魂魄。在yīn间发现的新生魂魄,具备良好的美德,不沾因果,异常干净。界门另外一端的气息,对他们表现出极大的吸引力。这点,不管是在阳间,还是再yīn间,都已经被证明。但之后,在阳间,也同样发现了新生的魂魄。之前我听了一个结论,说这些魂魄刚好相反,对我们参加了汉安血战的人,不是那么的感冒。当时听了,只是觉得没有什么规律可循,但后来,我觉得不该这样想。

    “新生魂魄,又不是人死之后出现的那种,无论如何是不该直接出现在阳间的。当时鬼门关已经被封闭,许进不许出,也不可能是从yīn间流出来的。而在以前,也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种事情,偏偏这个时候,出现了。我想,什么原因,我们大家都对这种套路太过熟悉不过了吧。我只能想,既然这些魂魄不是人死之后离体而现的,也不是来自yīn间,那么就只能是遗人那边送过来的了。这两种魂魄,它们的表现,唯一的差异,便是亲近于不同的气息。要找原因的话,可能就只能是界门了。“

    王曦说完,顿了一顿,再次喝了一杯茶。

    “也就是说,我们这边儿的新生魂魄,亲近于界门那头的气息。而遗人突然送过来的,则亲近于我们。这本来是遗人施展的一个障眼法,只是被师弟你从逻辑上识破了。“周柯想了一下道。

    王曦道:“多上几次当,我现在反倒觉得,遗人的行为模式,很好预判了。哦,说预判不准确,应该是说很好解读。”

    赵竹仁点点头,道:“继续,我已经猜到一些了。”

    王曦道:“是,师父!第三,便是这黑雾的进退和灵体损耗的关系。同样,在此之前,我们也猜测。遗人一旦出现魂飞魄散,则黑雾会散去。而我们或者地府的魂魄形神俱灭,则黑雾继续蚕食。可后来我们也发现了,这个说法,有时对,有时却不对。而这点,和黑雾的进退有着相似之处。看似找到了规律,可总有例外,你以为黑雾该继续侵蚀的时候,它却后退了。

    “但肯定应该有一个解释的。因果是牢不可破的,有因必有果。他们之间唯一的变量,还是和那新生魂魄一样,界门!所以,我们应该更改一下那个理论。在界门的另外一端,不管是遗人还是我们,只要魂飞魄散,黑雾都会后退。而在界门的这边,哪怕是遗人,他们魂飞魄散之后,也一样,会出现黑雾继续侵蚀!!”

    王曦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斩钉截铁,不容置疑。

    众人都陷入了沉思。

    王曦的话,说得很浅显易懂,大家都听明白了。

    只是,他这次是直接说了好几个结论,所以大家一时半会儿,还需要和自己所知道的情报进行相互印证。

    最后,包括在一旁休息的杨允佶都走了过来,在那里认真听。

    良久,赵竹仁道:“我觉得有道理。但依然需要验证,只要掌握了开界门的方法,那么根本就不需要遗人的帮助。按照你的推测,同一个人,仅仅是在界门的两端,当他魂飞魄散的时候,便会出现不同的结果。这样的话,根本不需要遗人,我们可以让地府找出那些恶贯满盈永世不得超生的魂魄进行试验。”

    王曦说的以上三点,终于把所有的事情,全都串在了一起。但同时又是分成了两个独立的部分。

    就好比界门的两端,分别是量子力学和经典力学。你没办法把他们放在一个阶段来用一个说法来全部都解释完毕,至少现阶段不能。

    “但唯一的问题……”王曦开了个头,但却不知道怎么表述了。

    赵竹仁接了过来,道:“便是,界门的格局太小了……”

    区区一道界门,竟然能影响到yīn间的黑雾,这解释不通。

    没有任何的自成空间,能有这种效果。

    “而且,你的这个理论,还有一个地方……”

    “我也发现了。”杨允佶突然出声道,“那便是,按照王曦的理论,这界门,就不是一个远距离传送的工具了……”

    是啊,哪怕这个界门能一瞬间把黑龙江的某处和云南的某处连接起来,可终归,都还是在阳间,凭什么一边的魂魄被灭掉了,黑雾退,另外一边,则相反?

    而且还不是自成空间。

    那是什么意思?

    此时,大家都在一间较大的办公室里面,各自忙碌着。

    杨允佶这一出声,便把他手下做事的人,也都给吸引了过来。

    没过几分钟,也就都知道了王曦刚才所说的话。

    基本上大家都认同王曦的推测,可杨主任指出来的这一点,也非常重要。

    “哈哈哈,我也就是这么随口一问,是你师父先开的口,可不算拆你的台。而且,话又说话来,这个暂时无法解释的现象和你的推论,二者之间没有矛盾之处。即使想不通,也不影响你的推论的独立xìng和正确xìng。”杨允佶见王曦有些尴尬,随口敷衍了两句,就招呼手底下的人继续做事,自己也赶紧跑开了。

    赵竹仁想了一会儿,道:“不,杨主任说的,其实很重要……因为本来我想说的是……距离的控制。你们在yīn间开启界门的那一次,稍有不慎,岂不是直接跨过界门,便踏进了黑雾之内,万劫不复?”

    “呃……这也是刚才我想说的,师父……但杨主任突然提出来这一点,我觉得说的很对。”王曦道。

    “但不管怎么说,我们现在把重点,放在界门的研究上,便对了。玉儿,你联系一下里五院的刘蕾蕾主任,给她说一下情况,让她整理一下,尽快形成文书报告,传报各院,尤其是里十一院,看他们能不能提供新的思路。”赵竹仁道。

    看来赵竹仁对此比较重视,既然要写,那就要让里院的文书记录第一人来写。

    见事情说来差不多了,大家便继续准备回到先前的话题。

    这时,周柯道:“师父,何院长那边,本来计划是至少要两周之后,但既然安井信那边有了新的情况,陈院长又主动提出,我估计何院长还是会答应下来。”

    “我知道,所以今晚我们便向石老哥辞行。”赵竹仁道。

    “师父……我……和小一……我们还继续留在里七院吗?”王曦问道。

    他在出寝室的时候,便已经发现好些各院的学员,都在开始打包行李了。

    在路上,也看见了佩戴着各院不同臂章的同事,而这些人,看年龄,便知道不是学员。

    很明显,这是各院都在派人来接人的节奏了。

    赵竹仁道:“哎……里七院这里,呆不下了。倒不是说里七院的位置被暴露了,安全成了问题。而是这个时候,里七院连遭大变,我们不能给他们添乱了。人类进化尽管已经臣服,但看样子,他们的高层也不能完全服众,仍然有些下面的人不能理解。但这,已经是最好得结局了。”

    的确,曾经想象中会和人类进化杀来个天昏地暗的最后一战,却以一种非常戏剧化的方式结束了。

    但只有同时经历过战争和和平的人,才能明白和平的宝贵。

    那些喊着“为了荣耀,为了尊严”,却让别人去流血,去战斗的人,最喜欢的,只是在战争结束之后说一句“我们真厉害!”或者“我们的战士怎么了?”

    不管是热血沸腾,还是义愤填膺,都掩盖不了一个事实。

    赢了,他们便似乎成了战争的最大功臣,摇旗呐喊,好像这一切的荣誉,经过他们点评一番,便成了他们的。

    而输了,则会口出狂言,抹杀掉前线将士的浴血奋战,那种怒其不争痛心疾首的样子,云淡风轻。理所当然地认为这一切都和他们毫无关系,自然可以不留情面地妄加指责。

    王曦虽然也想和他们打一战,但他好一点,至少他战斗过,也流过血,有那个资格。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