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190章 三生情缘之动心

作者:步从容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网说小若舞≥手机用户也可以输入网址:m.wuruo.com

    ('

    可是,他像是知道她要逃,一把就紧紧抓住她的手。给了她一个警告的眼神。

    他像是知道她要抽回手,一把就抓紧了她的手臂。给了她一个警告的眼神,“别乱动。”

    秦暮楚以为他又要下重手。怕的全身神经都紧绷起来。

    可是,他的动作却轻了很多。

    虽然他的脸色还是很臭,可动作却明显轻了。

    楼司沉把药膏涂到她的伤口上,又看了眼她还有些肿的脸颊。眉头拧紧,“别人要打你。你就不会躲?你到底是吃什么长大的,这么笨。”

    秦暮楚:……

    “我哪里知道她要打我。而且,我想躲也来不及啊,她根本就不听我解释。上来就动手。”

    “所以,以后离林清轩远一点,别给我找事。”

    “我给你找什么事了?”她不服气的还嘴。

    “你现在就是在给我找麻烦。”他说着,看了眼她的手臂。

    “我又没叫你给我涂药。是你自己要帮我涂的。怎么能说是我给你找麻烦呢。你大可以不管我,自己走你的。”

    反正他也只是为了避开不好的影响,才帮她的。

    楼司沉皱眉。上手就推了下她的脑袋。“你这个女人是真的没良心!”

    “本来就是!”

    “行,我多管闲事,有本事就别被人打,别让自己受伤。”

    他说着,把刚才去外面买的药,全丢给她,这才启动车子。

    一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

    她看了看袋子里的药,还蛮全的。

    什么消炎药……

    去疤痕的……

    所以,他刚才,并不是离开,而是去帮她买药的?

    她清咳了几声,有些别扭道,“这些药,谢了。”

    “谢什么,我买给自己的。”

    “你用祛疤的药?”

    “买来备用。”

    “……”

    她心里一堵,“好吧,算我自作多情。”

    她说着,有些负气的偏过脑袋,不再跟他说话。

    楼司沉看了眼她气鼓鼓的样子,眼底掠过难以察觉的笑意。

    这多灾多难的一天,总算是结束了。

    秦暮楚把自己丢到沙发上,平躺在沙发,想想这一天发生的事情都觉得心累。

    洗完澡的她,才觉得有点放松。

    楼司沉也不知道要跟她说什么,让她在客厅灯他。

    可是,他怎么还没下来。

    暮楚看了眼时间,兴许是太累了,墙上挂着的钟好似都有些模糊,渐渐的,就看不清了。

    她迷迷糊糊的睡了,而20分钟后,楼司沉一下楼,就看见她卷缩在沙发上,已经睡着了。

    他走过去,本想叫醒她。

    可是,想到她这一天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声音梗在了喉咙里。

    算了,让她睡吧。

    只是,睡在这里,应该会着凉。

    他弯下去身,将她抱了起来。

    秦暮楚睡的太沉,脸一偏,就靠在他的肩上,气息如蚊,轻轻扫过他的脖颈,有点痒。

    他只是微微一低头,彼此的距离,近的呼吸可闻。

    看着她长长的睫毛扫下来,白白的脸上全是疲惫,嘴唇红的让人想……

    他吞咽了下口水,喉结滚动。

    该死

    他都在想些什么。

    他竟然想尝下她的味道……

    楼司沉皱眉,移开视线,抱着她走上楼。

    来到她的房间,他将她放下时,一失手,险些让她摔下去,他不得不弯下去身用手护着她,却也因此,险些吻到她。

    楼司沉看着她睡得沉,根本没有醒来的意思。

    适才在心中作祟的想法,又冒了出来。

    他看了须臾,准备起身,视线不经意的落在她心口处。

    这一看,眼眸深沉些许。

    这女人,到底有没有把他当成男人?

    竟然不穿贴身衣物……

    还是说,她是故意的?

    故意什么都不穿给他看?

    他身体里莫名起了一把无名火,觉得有些热。

    好似全身的热量都一下向下汇集。

    他是个正常的男人,看见这一幕,如果还能不起半点反应,怕是都不正常了。

    楼司沉掀起被子,直接砸她身上,盖住她身上一片风光,这才转身离开。

    秦暮楚这一觉,睡的是真沉。

    睡到大中午一点才醒!

    醒来,看了眼时间,她吓得立马从床上跳起来。

    完了,两点就要开会竞选,她一点才醒。

    她急忙跑去洗漱换衣,冲下楼,管家李叔喊她,“少奶奶,午餐给您准备好了。”

    “我不吃了,来不及了,李叔你今天怎么不喊我啊。”

    平常李叔都会让人去敲门,叫她起来吃早餐。

    “少爷说让您睡到自然醒,让我们都不准打扰您。”

    秦暮楚“……”

    怪不得,今天这么安静。

    他是不是觉得她已经输了,就不用去公司了?

    所以才让人不要叫她,让她睡?

    好吧,她是输了!

    她是应该离开公司……

    可是,无论如何,她也要去走完最后的流程,她也要上完最后一天的班。

    整个小组这段时间,每个员工都很努力,即便是没有样衣,她也不能连竞选会议都不参加,导致所有人的努力都付之东流。

    就算知道了今天竞选的结果,她也要陪自己的战士,打完最后一战。

    暮楚穿上鞋,急匆匆赶去公司。

    她以最快的速度,赶在2点15分到了公司,气喘吁吁的到了设计部,见大伙儿都不在,她又急忙跑去顶楼总裁办的会议室。

    砰的一声,推开门。

    会议室里的人,全朝她看来。

    包括,楼司沉,他正皱眉看着她。

    她有些窘迫,“对不起,忘了敲门。”

    秦暮楚尴尬的笑了笑,也没看清楚会议室里的人,直接走进去,找了个位置坐下来,才发现,不太对劲。

    自己小组的人呢?

    对方小组的人呢?

    再看会议ppt上面的内容,她有点囧了。

    这不是关于竞选的内容啊,而是关于公司发展的新计划。

    额……

    这是上层领导会议。

    她走错了?

    不对啊,不是说好,两点在这个会议室?

    秦暮楚尴尬的坐着,朝楼司沉看了一眼,见他并未看她,而是板着脸翻看他面前的项目书,而会议室里像是被笼罩在低气压之中,没有人敢说一句话。

    下一秒,啪的一声,楼司沉把项目书摔在桌子上,吓的大伙儿一激灵,秦暮楚也被吓了一跳。');

    }

    ∑网说小若舞≥手机用户也可以输入网址:Ⅲip.wЦrЦo.coМ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