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652章气息

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华子建从自己带来的包里拿出了那份笔记本,递给了李云中,说:“书记,请你先wwんw.『”

    李云中接过了笔记本,站起来,走到了自己办公桌旁做了下来,拿起眼镜带上慢慢慢的看起了笔记本上的东西。

    渐渐的,李云中的脸色就变了,起初是涌上了红晕,再后来又变得惨白,太阳穴上面的青筋鼓了出来,他的鼻息也沉重了许多,他没有看完这些东西,就一下把笔记本拍在了办公桌上,好一会什么话都没有说。

    华子建也是第一次看到李云中如此震怒,他有点心悸,有点担忧了,他不知道接下来李云中会如何的爆发,他会对笔记本里的内容感到气愤,还是会对颜教授感到更大的憎恶?

    这很不好说,不过好的一点是,华子建把笔记本最前面的一张撕掉了,这样,至少李云中还不能确定笔记本到底是谁写的,但这一点也没有减轻华子建的担忧,毕竟,是自己让这个北江市最高权利拥有者感到了极度的愤慨。

    华子建说话了:“李书记,这事情。。。。。。”

    李云中抬手阻止了华子建的话,没有让他说下去,李云中站起来,走到了办公室的窗户前,沉思着,华子建在这个时候就看不到李云中的表情了,他只能看到李云中的后背,看到他略显僵硬的身躯在散发着浓浓的,让人惧怕的气息。

    好一会,办公室里两人都没有在说什么,华子建也在紧张的思考起来,他要预先设想好李云中有可能出现的各种反应,也要提前准备好自己将要怎么来给与不同的应答,现在一切都很难说,从来都没有人能够猜的透这个北江市第一人的想法,华子建也不能猜透。

    后来是李云中的秘书打破了这个沉寂,他敲门之后走了进来,说:“书记,办公厅的厅长已经来了。”

    秘书是在提醒李云中,后面还有很多安排都已经耽误了。

    但李云中没有转过身了,只是对后面的秘书摆摆手说:“让他们回去。”

    “回去?”秘书惊诧的重复了一句,但李云中没有回答他什么,秘书赶忙退到了门口,悄无声息的出去,他关上门,也轻轻的‘嘘’了一口气。

    李云中缓缓的转过身来,看着华子建,此刻的李云中已经平静下来了,脸上没有刚才的愤怒,也没有那种渗人的冷峻,他一如平常那样的淡定和平和:“子建同志啊,你觉得这个上面记载的东西真实性有多少?”

    华子建摇摇头,说:“也许全是假的。”

    “那你还送给我看?”李云中淡淡的问。

    “但也许全是真的,所以我也很犹豫,不知道是应该相信,还是应该不信。”

    “嗯,是啊,那么你能告诉我这笔记本是从何而来吗?”

    华子建很干脆的说:“不能,这是一个匿名者寄到我办公室来的”

    “奥,这样啊,但我们应该怎么来甄别它的可靠程度呢?”李云中说道这里,又是在办公室走动起来。

    华子建心中想,毫无疑问的,李云中已经相信那上面的东西是真的了,他不过在给他自己留下更多的缓冲时间,他也同样的感到棘手,他必须仔细的考虑该怎么应对这个突然出现的情况,面对如此众多的高官,作为李云中,也是会倍感压力的。

    华子建早就想好了应付李云中这个话的预案,他不慌不忙的说:“要检验它的真伪其实也很简单。”

    李云中站住了,他注视着华子建:“奥,那么谈谈的你想法。”

    “只要李书记对此后的招标稍微的关注一下,看看初选入围的名单中是不是有上面记载的和政府官员们关系密切的那些公司就可以了,而且这次的招标可以用议标的形式,等政府确定之后,汇报到你这里的时候,你可以比对上面记载的情况做出甄别。”

    李云中不置可否的有开始走动起来,不错,华子建说的这个方式当然是可行的,但问题并不在这里,李云中要考虑的是一旦真的是这样的话,自己该怎么处理,这才是问题所在。

    全部处理,那显然是不能的,不要说会让北江市的政府陷于瘫痪之中,就是由此引发的政治风暴也是自己无法承受,但不处理?也说不过去,自己的党性,原则也不也许自己放过他们,另外还有华子建的虎视眈眈,他对苏良世的抗击可是从来都没有停止过。

    想到这里,李云中有感到了一点迷茫,华子建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拿出这些东西来,其实换个角度想想,要是等招标完成之后,华子建再拿出这个东西,恐怕苏良世就算彻底的完蛋了,因为不管怎么说吧,现在一切都还没有成为既定的事实,一切都还来得及修正,而且华子建更知道自己和苏良世的关系,这无疑会给了自己一个帮苏良世解套的机会。

    是啊?华子建为什么要这样?

    李云中有点想不通,以自己对华子建的理解,华子建从来都不缺乏智慧,更不缺乏权谋机巧,有这样好的一个机会在手中,他完全可以将苏良世一役击败。

    李云中站住了脚,坐了下来,看着样子说:“你讨厌苏良世。”

    华子建有点不解的说:“这有什么关系?”

    “有啊,子建同志,你好像放弃了一次机会,一次对苏良世同志反击的打好机会,不是吗?”李云中看着华子建的眼睛,不动神色的说。

    华子建也就明白了李云中话的意思了,他很认真的点点头,说:“是啊,这本来是一次机会,但我考虑之后,还是决定放弃了。”

    “为什么?能说一个可信的理由吗?”对政敌之间的这种仇恨,李云中理解的很深刻。

    华子建抬起头,看着天花板上一个虚无的目标,好一会才说:“我不想让北江市发生混乱,更不想因为政治斗争而让国家受到损失,我宁肯错过这个机会,也要让地铁项目顺利的,圆满的完成。”

    华子建的话让李云中一下震惊住了,他看着华子建,心中更是澎湃激荡,不错,也只有这个理由才是最为充分的,看来自己还是对华子建误解了,过去以为华子建和颜教授他们一起想要抵制自己一手扶持的地铁项目,自己还差一点点就和华子建反目为仇,但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他明明和苏良世有很大的怨气,可是他还是放弃了对苏良世致命一击的机会,要是真的到了那个时候啊,恐怕不仅仅是北江市的政坛混乱,连自己都会难辞其咎,不得不为苏良世他们的行为买单了。

    李云中在内心里对华子建重新的做出了一个评估。

    “谢谢你,谢谢你能有这的胸襟和情怀。”

    华子建摇摇头说:“这不算什么,换着是你,你也会一样的,因为我们和有的人是有区别的,我们不会因为权利而斗争,我们只会因为无奈才斗争。”

    李云中细细的咀嚼着华子建的话,很沉重的点点头,说:“是啊,但现在这样的干部已经不多了,很欣慰,我还是遇到了一个。”

    “云中书记你客气了,现在的问题是下一步书记你怎么处理这件事情?”对这一点,华子建一直都没有一个好的方案,他也和李云中一样的矛盾着,在处理和不处理之间徘徊了许久,否则,华子建也不会认为这是一个烫手的山芋了,他可以因为大的利益放过一些人,但他却无法准确的定位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李云中反问华子建:“子建同志,你觉得应该怎么处理为好?”

    华子建摇摇头,说:“我不知道,这个事情现在就是书记你的事情了,我不会在过问,但不管书记你做出什么样的决定,我都会支持。”

    李云中说:“好在一切都还来得及。”

    “是啊,但对有的人,还是要展开必要的惩罚,当然,我说了,怎么处理是云中书记你的事情了。”

    “嗯,好吧,我们先不动神色的看看再说,要真实这样,下一步我i们在不引起过大啵动的情况下,逐步的,不做痕迹的慢慢解决,你看这样做怎么样?”

    华子建认真的想了想,恐怕也只能这样做了,但这样做也只能是李云中才能办到,换做其他人,包括自己来处理,因为手里没有李云中这样绝对的权利,所以无法做到如此举重若轻。

    “嗯,书记一定更能深思熟虑。”

    李云中点点头说:“看来你也有过犹豫啊,所以你把这个火球塞到了我的手中。”

    华子建笑笑,说:“也不全是如此,我还有一个时间上的问题。”

    “什么意思?”

    “云中书记,这次我到北京啊,刚好联系上了一个在米国的华人商社的会长,他邀请我近期到他们那里考察一下,我想刚好看看有没有什么好一点的项目,北江市也需要这些人的投资。”

    “你要出去考察?”李云中若有所思的说:“子建同志,我觉得这个时候出去考察不太好,一个是已经到年底了,工作很忙,在一个地铁项目马上要动,你们北江市要配合的地方很多,你现在出去时机不太好。”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