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42 幸福的奇迹2

作者:凌沐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沈瑾萱的眼泪唰一下流了出来,她背过身,双手掩面哭着跑了出去,过了很久,她才又回来,回来时,两个眼圈哭的又红又肿,于是,她成功的看到了慕振雄眼中流露出的诧异和困惑之色。</p>

    她的演技在敌人的逼迫下又成熟了,她成功的混淆了敌人们的视线。</p>

    “煜城,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吗?她可是你妻子啊?”</p>

    慕振雄的演技也不差,那痛心质问的表情,若不是沈瑾萱清楚他的为人,恐怕也要被他迷惑了。</p>

    “我已经说了很多遍,我不认识她,包括你们几个人,我一个人也不认识。”</p>

    他把头转向身边的李茉儿:“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p>

    “这位是你二叔,这位是你四叔,这位是你五叔,他们都是你的亲人,所以要见你我不得不答应。”</p>

    李茉儿无奈的解释。</p>

    慕煜城抬眸冷冷的扫了一圈,起身说:“走吧,在我眼里,唯一的亲人就只有你。”</p>

    “煜城。”</p>

    沈瑾萱拦住他:“既然来了,一起吃顿饭好吗?”</p>

    她用哀求的眼神挽留他,可他却漠然的拒绝了:“我不喜欢跟这么多人一起用餐,尤其是陌生人。”</p>

    “我们不是陌生人。”</p>

    “在我眼里,只有她不是陌生人,你们是谁,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更不稀罕知道。”</p>

    他指了指李茉儿。</p>

    慕振雄唉口气,对李茉儿说:“既然我侄子只跟你一个人亲近,那你就让他留下来吃顿饭吧,也许跟我侄媳妇待的时间久一点,记忆恢复的就会快一点。”</p>

    李茉儿点头,当着沈瑾萱的面握住慕煜城的手说:“慕大哥,我们就一起留下来吧,吃了饭我们马上就走好吗?如果你不答应,你叔叔们会责怪我的。”</p>

    慕煜城犹豫了一下,答应道:“好,你说什么都好。”</p>

    林川意味深长的望着两人,把视线缓缓移向沈瑾萱,比起慕振雄眼中的困惑,他的眼神看起来要冷静的多,沈瑾萱不禁有些心慌。</p>

    几个人入了座,慕振雄吩咐服务员上菜,菜上齐后,他随意的问李茉儿:“李小姐,我很好奇你是怎么找到我侄儿的,我们当初可是找了很久都没有消息。”</p>

    李茉儿笑笑,认真回答:“你也知道五年前慕大哥救过我的命,所以这几年我们一直是以兄妹自居,那天他在船上遇到了危险,便给我打电话让我找人去支援他,我乘游艇过去的时候,油轮还没有开走,船上一位水手告诉我,慕大哥跳进了海里,那时候他中了枪,顺着血迹找下去,竟还真被水手们给找到了。”</p>

    “哦原来是这样。”</p>

    慕振雄关切的问:“那侄子现在身体好些了吧?伤到哪没有?”</p>

    “现在好多了,伤到左肩胛,没什么大碍。”李茉儿替慕煜城回答。</p>

    “那就好,谢天谢地啊。”</p>

    一顿饭吃的如同嚼腊,慕煜城无数次的想要抬眸望一望沈瑾萱,却都被脑中强烈的意志阻止了,他不能为了一时的冲动,而让自己的计划全都功亏一篑。</p>

    饭局结束后,慕振雄对着清理餐盘的服务员说:“送几杯咖啡进来。”</p>

    沈瑾萱颇为诧异,这家万宝楼她以前跟慕煜城来吃过几回,还从来不知道他们提供咖啡,难道是最近新增的福利吗?</p>

    片刻后,两名服务员端着托盘走进来,将托盘中的咖啡一一送到客人面前,走到沈瑾萱面前时,也不知是故意还是无意,竟然手一抖,那一杯热腾腾的咖啡全都泼到了她的手背上,顿时她痛的尖叫一声,手背眨眼间就肿了起来。</p>

    坐在她身旁的慕煜城刚想起身,她赶紧用眼神示意,他忍着撇开了视线,换上了一副漠不关心的神态。</p>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p>

    服务员吓得脸色苍白,慌乱的拿纸巾替她擦拭身上的咖啡债,一边擦一边道歉。</p>

    “太过分了,咖啡竟然泼到了客人身上,而且还是这么烫的咖啡,你们万宝楼是想自己砸自己招牌吗?”</p>

    慕振雄一巴掌拍在桌上,吓得那服务生脸色更加苍白,除了更加诚心的道歉,只差没给沈瑾萱跪下了。</p>

    林川走过来,抓住沈瑾萱被烫伤的手说:“别只顾道歉了,有没有烫伤药拿一盒过来。”</p>

    “好好,我这就去拿。”</p>

    服务员拨腿奔了出去,林川细心的查看她肿起的手背,毫不掩饰眼中的关切之意,慕振雄的脸色变了变,却并未阻止,慕老四慕老五抱着看好戏的态度一个盯着沈瑾萱,一个盯着慕煜城,想看看他俩会不会进行眼神交流。</p>

    药膏拿过来了,林川挤了一点到她的手背上,刚想用手指替她擦拭,沈瑾萱把手抽了回去,“我自己来。”</p>

    因为知道是演戏,所以她才不想让慕煜城心里难受,眼睁睁的看着她的手被烫伤,却要装作漠不关心,已经是很残忍又痛苦的事情,如果再看到别的男人抓着她的手替她擦药,那他心里会更难受更痛苦,她舍不得让他难过,虽然看着李茉儿抓着他手的时候,她也会难过。</p>

    “别逞强了。”</p>

    林川固执的将她的手又抓了回去,并且加重力道,避免她再有抽回去的机会,小心翼翼的替她抹起了药膏。</p>

    包厢里的气氛突然间就变得十分微妙,每个人都各怀心思,虽然慕煜城表情依旧冷漠,可是沈瑾萱能感受到,他的身体在颤抖。</p>

    林川擦好了药,沈瑾萱起身说:“我去下洗手间。”</p>

    她去了很久,其实是站在洗手间的水池旁喘息,刚才实在是太惊险了,差一点点慕煜城就本能性的冲了过来,幸亏她脑子够冷静,及时制止了他,否则慕振雄这一杯咖啡计就实施成功了。</p>

    身后有脚步的声音,她缓过神,打开水龙头,浑浑噩噩的搓洗。</p>

    蓦然间,一只手伸过来,按下了水龙头。</p>

    她侧目,撇见是林川,没好气的问:“干吗关我水?”</p>

    林川叹口气,指着她的手说:“就算不想让我帮你擦药,也用不着这么急着来把它洗掉吧?”</p>

    她心一惊,才想起手背上还擦着药,顿时尴尬的说不出话。</p>

    “你觉得我这人怎样?”他无厘头的问一句。</p>

    “不怎样。”她没好气的回答。</p>

    “这就对了,跟我这种不怎么样的人过不去,你觉得值么?”</p>

    “我没有……”</p>

    “没有跟我过不去?那难道是我眼花了,就算我眼花了,这手上的水还没干呢。”</p>

    沈瑾萱被他一番抢白戏弄的哑口无言,涨红着脸丢下一句:“无聊。”转身出了洗盥室。</p>

    可她刚没走两步,胳膊突然被林川拉住,她回头不悦的质问:“你到底想干吗?”</p>

    “他没失忆吧。”</p>

    一句云淡风轻的话犹如一颗空降的炸弹,瞬间将沈瑾萱炸得头晕目眩,她努力镇定着心中慌乱的情绪,语结道:“你……你少在这里说风凉话。”</p>

    “我有没有说风凉话你心里最清楚。”</p>

    林川直视着她,眼底流露出的不是猜测而是肯定,沈瑾萱想不出她哪里表现的不自然,让林川看出了破绽。</p>

    “我倒是希望他没失忆,可事实上,他就是失忆了!”</p>

    她想甩开他的胳膊,奈何他的力气太大,无论她怎么挣扎也挣脱不了他的牵制,顿时她愤怒的低吼一声:“放开我!”</p>

    “就算他骗得了所有的人,也骗不了我,因为在他的眼中有着和我相同的目光,那种目光,是对一个女人隐藏的爱恋。”</p>

    沈瑾萱怔了怔,又羞又急的说:“林川你放开我,之前在北京你不是说过,再见面不会再对我存有一点感情了吗?”</p>

    “是,我是说过,我也希望我说到做到,可惜我高估自己了,就算你从不正眼瞧我,我的眼里始终还是只有你。”</p>

    “现在说这样的话不觉得讽刺吗?一边跟你爸联手摧毁我的生活,一边又向我说情话,从什么时候开始,你竟然变得这么虚伪了。”</p>

    “我不觉得我这个人虚伪,就算你觉得我虚伪,那也是我的身份虚伪,即使如此,在你面前,我依然问心无愧。”</p>

    “好一句问心无愧。”沈瑾萱冷笑:“那就继续跟你那黑心的爹坑蒙拐骗吧!”</p>

    沈瑾萱狠狠的瞪他一眼,转身疾步向前走,身后传来林川的质问:“就不怕我拆穿慕煜城假失忆的行为吗?”</p>

    “随便你,若是你能拆穿,我对你感激不尽!”</p>

    经历了这么多,她不可能再相信林川,不可能相信他是真的看出了什么,而不是故意套她的话。</p>

    “你还真是一点也没变,和过去一样,明明心里慌乱至极,表面上还能装得若无其事。”</p>

    “不要说的你好像很了解我,我跟你,一点也不熟!”</p>

    “放心吧,我不会拆穿的。”</p>

    沈瑾萱赫然停下脚步,疑惑的回头打量他,“你又想玩什么花样?”</p>

    “我能玩什么花样?我可以玩的花样很多,只因为有你的存在,我的手就像被捆绑住了一样,在很多时候都动不了,不管你承认还是不承认,今天我当什么也没看到,如果你心里感激我,就请你记住,我的眼睛,已经不止一次为你闭上。”</p>

    沈瑾萱浑浑噩噩的回了包厢,她回味着林川的那句话,突然间就觉得有些看不透他了,他的某些行为,以及说出来的某些话,和他的人一样扑朔迷离,令人心生迷茫。</p>

    “侄媳妇,想什么呢?没发现煜城已经走了吗?”</p>

    慕振雄这么一提醒,她才发现慕煜城跟李茉儿已经不在位子上,她于是很快调整状态,以最佳的情绪来混淆敌人的视线。</p>

    “什么时候走的?”</p>

    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她强忍着不让它掉下来,这样悲伤的表情,比歇斯底里的嚎哭更令人觉得可怜。</p>

    “走了有一会了,别太难过,记忆早晚会找回来的。”</p>

    “找回来又怎样,只怕是记忆找回来了,爱人却变成别人的了。”</p>

    沈瑾萱吸了吸鼻子,哽咽起身:“我先走了,头有点痛。”</p>

    “好,去吧,回去什么也别想,好好的睡一觉。”</p>

    “恩。”</p>

    她转身离开,经过门边,与从洗手间回来的林川撞个正着,四目相对,意味深长,深深的互望一眼,像陌生人一样擦肩而过……</p>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