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42 幸福的奇迹3

作者:凌沐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晚上,月影浅疏,天空像被蒙上了一层乌纱,灰暗暗的一片,沈瑾萱无法安睡,黯然的坐在床边,双手抱着膝盖想着白天发生的事。</p>

    慕煜城一定是不能忍受看到她受伤还要假装无视的折磨,所以匆匆的就离开了,距离上次见他已经过去了八天,两个相爱的人八天只能见一面,那是多么的残忍而又无奈的一件事,她想想就觉得心痛,而更让她心痛的,是不知道下次见面还要等到什么时候……</p>

    心里烦闷异常,便想出去透透气,她穿了件外套,徙步的来到了天台。</p>

    已经有多久,没有跟他坐在这里赏过月了?昨日的温馨画面还残留在脑中,转眼间,却是很久以前的事了。</p>

    她躺在木椅上,闭上眼,回忆着过去那些快乐的日子,不知不觉陷入了梦境,在梦里她竟然见到了朝思暮想的人,他向她走来,蹲在她面前,轻轻的握住她今天被烫伤的那只手,用指尖轻柔的抚摸,然后缓缓举到唇边,温柔的来回亲吻,那真实而又温暖的触觉将她一下子从梦中惊醒,悠然睁开眼,却被眼前的一慕震慑住了……</p>

    眼前的一幕与梦中一模一样,她思念至极的人握着她的手,放在唇边亲吻,整整一分钟,她没能反应过来,以为自己并未走出梦境,直到他伸出一只手,抚向她的脸颊,她才如梦方醒,茫然的说一句:“我还在做梦吗?”</p>

    “你不在做梦了。”</p>

    慕煜城用力的掐了她一把,那清晰的痛楚将她彻底唤醒,猛得扑到他怀里,紧紧抱住他,又惊又喜的问:“老公,你怎么会在这里?”</p>

    她实在是太惊讶了,当你在梦里见到一个人,醒来时还能见到他,这算不算是一种幸福的奇迹?</p>

    慕煜城拉起她的手,往左边护栏走了几步,指了指下面,顺着他手指的方向,她看到一把梯子,顿时恍然:“你爬上来的?”</p>

    “恩。”</p>

    “现在才十点多,慕振雄安插的眼线已经走了吗?”</p>

    “没有,我带来的人把他们引开了。”</p>

    “那他们岂不是很快就会回来?”</p>

    “是的,所以我不能停留的太久,看看你就走。”</p>

    他低头重又握住她那只受伤的手,心疼的说:“还痛吗?”</p>

    “不痛了。”她摇头。</p>

    “可是我还痛。”</p>

    他把她的手放置到他心脏的地方:“这里从中午一直到痛到现在,所以哪怕前功尽弃,还是想来见你一面,只有见到你,这里才不会继续痛,我才可以安下心来做其它的事。”</p>

    “我以为只有我一个人在想念。”</p>

    “傻瓜,难道不相信我会比你更想念吗?”</p>

    她欣慰的笑了:“看到你冒着生命危险来见我,我当然相信了。”</p>

    “快坐下,我给你擦药。”</p>

    慕煜城从口袋里摸出一支金黄色外壳的药膏,将她按坐在椅子上,细心而又温柔的替她搓揉着手背,一边擦一边说:“看到林川那小子肆无忌惮的握你的手,我差一点没失控的将他推开,幸好你起身去了洗手间,我才没一失足成千古恨。”</p>

    “那是慕振雄故意安排的伎俩。”</p>

    “我知道,所以后来坚持离开了,怕再待下去还不知道他会使出什么手段逼我们相认。”</p>

    “他就是只老狐狸。”</p>

    沈瑾萱愤愤的说:“好好的提出请我吃饭已经让我很意外,竟然把你也找来了,你都不知道我见到你的那一刻心里有多紧张,怕自己表现的不够好,会给你惹来麻烦。”</p>

    “你表现的很好,不止瞒过了老狐狸和两根墙头草,连我都被你威慑住了,已经知道我是假失忆,怎么还能哭的那么伤心?”</p>

    她缓缓低下头,黯然的叹息道:“当时脑子只有一个画面,就是你被逼到绝境的画面,想到你无奈之下跳到那冰冷的海水里,而我却不能帮到你,心里就像被刀划了一样痛,眼泪不由自主的就流下来了,越想越伤心,越伤心眼泪流的越凶,所以就成了后来你们见到那副样子……”</p>

    慕煜城心疼的抱紧她:“真是委屈你了。”</p>

    “不委屈,不能为你做什么,但不扯你后腿我就很开心了。”</p>

    沈瑾萱的手背凉凉的,她神奇的感叹:“你给我擦的什么灵丹妙药,竟然一点都不痛了。”</p>

    他没好气的瞪她一眼:“刚才不就说不痛了?”</p>

    她不好意思的笑笑:“刚才还有一点点痛,但是现在一点点也没有了……”</p>

    “你呀,有时候真是让我又爱又恨。”</p>

    沈瑾萱闻言扑到他胸前,聆听着他有节奏的心跳,央求说:“今晚留下来好吗?”</p>

    慕煜城身体僵了僵,吻着她的额头说:“好熟悉的一句话,好像是我以前对你也说过。”</p>

    “是啊,而且那一晚我也留下来了,所以今晚你也留下来好吗?”</p>

    “萱萱,我真不忍心拒绝你,可是现在的形势容不得我不拒绝,待会他们人一回来我就马上得走,还有很多事要处理。”</p>

    “就一个晚上都不行吗?下次我要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你?”</p>

    “我们有一辈子的时间可以在一起,所以不要贪恋这一个晚上,我待会还要去见一个人。”</p>

    慕煜城话刚落音,听到一阵奇怪的鸟叫声,他压低嗓音说:“我的人回来了,我要走了。”</p>

    一听他要走,沈瑾萱在眼眶里转了半天的泪珠啪啪的就掉了下来,她死死的抓着他的手,舍不得就这样放他走。</p>

    “萱萱,听话,很快我们就可以在一起了,是永永远远的在一起!”</p>

    慕煜城匆匆的拥抱了她一下,低头吻了吻的唇,强忍心头的不舍转身离去,他身姿敏捷的攀着木梯跳到了地面上,仰头凝望着上方泪流满面的妻子,用力挥手,每一次离别,都是一次摧心剥肝的痛苦,沈瑾萱张口想说什么,被他作出的噤声动作制止了,只能举起无力的手,用眼神传达她的不舍和留恋,千言万语,一切尽在不言中……</p>

    慕煜城的身影很快消失在茫茫夜色中,当沈瑾萱快要瞧不见他的时候,突然间就觉得不能呼吸了,她顿时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跟着他走,无论他去哪里,都像影子一样追随着他。</p>

    不知从哪来的勇气和力量,她沿着慕煜城刚才攀上来的梯子一步步的爬了下去,顺着他的方向追上去,虽然不知道能不能追上,但是她不后悔自己这一刻冲动的决定。</p>

    因为走的是后门,所以自然不会被守在前门的人发现,沈瑾萱最擅长的就是跑步,即使已经是一个孩子的妈,体力和速度仍不减当年。</p>

    她原本想要是追不到慕煜城,就让高宇杰开游艇送她去水涧岛,可是没想到她竟然追上了,只是见他身边站着好几个陌生人,怕被他撵回去,她便忍着没喊他,眼睁睁的看着他与那几个人坐进车里扬长而去,她赶紧伸手拦了辆的士,吩咐司机追了上去。</p>

    车子停在了一处荒郊,是特别特别偏僻的地方,沈瑾萱下了车,盯着前方几间散发着桔黄色光芒的房子,诧异的思忖着慕煜城来这里的目的。</p>

    她不敢走的太靠近,便在附近转啊转,慕煜城进去快二十分钟了也没有出来,她不禁有些担忧,正想着要不要进去看看,肩膀忽尔被人重重的拍了下,她惊慌的回头,撇见是两个长相凶狠的男人,他们上下打量她,冷冷的问:“你是干什么的?”</p>

    “我老公在这里办事,我在这里等他。”</p>

    “既然是夫妻为什么不一起进去?说,到底是干什么的?”</p>

    男人不仅长的凶狠,态度更凶狠,沈瑾萱吞了吞口水,诺诺的解释:“我是偷偷的跟着我老公来的,他并不知道,所以便没带我进去……”</p>

    回头瞅了瞅那几间破旧的房子,她疑惑的问:“不过这里是干什么的?”</p>

    “少他妈装了,是条子吧?”</p>

    条子?条子是什么?沈瑾萱短暂的错愕,马上茅塞顿开:“哦,不是不是,你们误会了,我不是警察。”</p>

    看来这些人是香港人,竟然称警察是条子,还好她平时警匪片看的够多,不然脑子还转不过弯呢。</p>

    “你说不是就不是了吗?”两个男人架起她的胳膊就往前走,沈瑾萱奋力挣扎:“我真的不是,你们放开我,我进去把我老公叫出来就可以证明我的身份了。”</p>

    那两人闻耳不闻,继续拖着她前行,沈瑾萱无奈之下,大声喊:“慕煜城,慕煜城……”</p>

    吵闹声惊动了屋内的人,率先冲出来的一名男人厉声问:“怎么回事?”</p>

    “齐哥,我跟阿里在巡逻时,发现这女人在附近鬼鬼祟祟的,我们怀疑她是条子派来的卧底。”</p>

    呵,沈瑾萱冷笑:“两位大哥,我这一副柔弱的样子看起来像卧底吗?警察会派我这样的卧底吗?”</p>

    这时,屋内陆陆续续的走出来一群人,其中就有慕煜城,当他视线睨向沈瑾萱时,惊得目瞪口呆:“萱萱……”</p>

    “慕少认识这个女人吗?”</p>

    为首的好像是大哥大,态度良好的询问慕煜城。</p>

    他立刻点头:“是的,她是我妻子。”</p>

    一听是他妻子,那两个男人面面相觑,赶紧松开了手,沈瑾萱飞奔到慕煜城面前,惊险的叹口气,压低嗓音说:“你再晚出来一分钟,估计就见不到我了。”</p>

    “你怎么会来这里?”</p>

    慕煜城满脸的惊诧,不悦的质问。</p>

    “我跟踪你来的……”</p>

    “你……”</p>

    他把视线移向为首的人,抱歉的说:“不好意思,她怕我有危险,所以瞒着我跟过来了,给你们造成不便请见谅。”</p>

    “呵呵没关系,这位莫非就是传闻中与慕振雄对峙的慕太太吗?”</p>

    “是的。”</p>

    “不错呀,这年头有个勇敢的妻子也是件幸福的事。”</p>

    慕煜城笑笑:“那我先带她回去了,有事我们再联系。”</p>

    “好的。”</p>

    沈瑾萱被他拉上了车,关了车门才发现车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她疑惑的问:“刚才跟你一起的那几个人不走吗?”</p>

    “他们有他们的事。”</p>

    “哦……”她点头:“不过有什么事啊?”</p>

    慕煜城没好气的转过头,无语的问:“你是不是整天被人跟踪习惯了,所以也开始学着跟踪人了?”</p>

    “我只跟踪你。”</p>

    她无辜的扯了扯他的衣袖:“你知道你走了以后我心里多难受吗?只要待在那里一秒我就会因呼吸不畅而窒息死亡,虽然拥有你满满的爱,可是还是会嫉妒李茉儿,心里也想着这辈子可以有一次那样的机会,在你最需要人帮助的时候,我能及时出现在你面前。”</p>

    慕煜城扑哧一笑,一把将她揽进怀里,宠溺的说:“傻瓜,很多年以前你就已经救过我了你忘记了吗?我都没有忘你怎么可以忘记?”</p>

    “那一次是你出现在我面前,不是我出现在你面前。”</p>

    “有什么不一样吗?结果都是你救了我。”</p>

    沈瑾萱捧起他脸,笃定的说:“救你一次还不够,希望每次都是我救你,因为你是我最想守护的人。”</p>

    “那你是希望我天天处在危险中了?”</p>

    “不是不是。”她赶紧摇头:“还是不要救了吧,我不救别人也不救,你每天都好好的。”</p>

    慕煜城爽朗的笑笑,目视着前方说:“也只有在你面前,我才能笑得出来。”</p>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