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44 大结局上

作者:凌沐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林川站到两人面前,脸上的表情十分复杂,沈瑾萱嘲讽的冷笑:“是替你爸来看我们死了没有是不是?”</p>

    他没有说话,而是从口袋里摸出一把钥匙扣,解开了沈瑾萱的手铐,她愣住了,“你是来救我们的?”</p>

    “跟我走。”</p>

    拉起她的手就要朝后门跑,沈瑾萱猛得挣脱了他的手,指着慕煜城说:“他的怎么不解开?”</p>

    林川回头望着她,抱歉的说:“我不可能背叛我父亲。”</p>

    “那你就走吧,我不可能丢下他独自逃生!”</p>

    沈瑾萱一把抱住了慕煜城,内心的坚决无人能撼动。</p>

    “跟他走萱萱,不要管我,赶紧跟他走!”</p>

    慕煜城一只手用力推开她,视线移向林川:“把她带走,若你能护她周全,这份恩情我会记在心里。”</p>

    “不,我不会跟他走,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我绝对不会跟他走!!”</p>

    沈瑾萱再度抱紧他,伏在他肩膀痛哭:“不要赶我走,我们曾经以上帝的名义发过誓,无论祸福,无论贵贱,不离不弃生死与共,难道你忘了吗?你都忘了吗……”</p>

    “我没有忘,只是我们还有弯弯,如果我们都死了,弯弯怎么办?至少有一个人要活下来,替另一个人兑现承诺,对弯弯许诺的人是我,所以你要活下来,替我兑现承诺,你告诉她:我没有失约,我一直记着与她的百年约定。”</p>

    “我不要替你兑现承诺,我不要离开你,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不会离开你!!”</p>

    火势越来越凶,已经蔓延到屋顶,面对着随时都有可能丧命的危险时刻,慕煜城的心像被火烧到了一样,痛的几乎快要昏厥,他狠心的又一次推开了沈瑾萱,把她推开了林川怀里,歇斯底里的咆哮:“跟他走!你这个女人到死都要这么麻烦吗?我刚才说了违心的话,其实我心里是怨你的,你就不该来苏黎世,如果你不来,我的计划就不会被打乱,就是因为你的任性,我才会落得这样的下场!”</p>

    “你还可以再说的绝情一点,反正我死也不会离开你!!”</p>

    沈瑾萱还想扑过去,林川却将她抱住了:“跟我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p>

    “放开我!!你放开我!!”</p>

    她拼命的挣扎,俯下身毫不犹豫的在他的手背上狠狠咬了一口,林川吃痛放开她,眼睁睁的看着她再次扑到了慕煜城面前。</p>

    抓起慕煜城的手,紧紧的放在心口,沈瑾萱泪流满面的说:“我就问你一句:如果此刻来的人不是林川而是李茉儿,她要带你走你会丢下我跟她走吗?”</p>

    答案是不会,慕煜城沉默,她流着泪笑了:“你都做不到的事,你还怎么能奢望我做的到,上次在紫藤园门口放开你的手我已经很后悔,所以这一次,我决不会再放开你的手,哪怕死也要像现在这样紧紧的握着!”</p>

    当他的手在她的手心里,她会感到温暖,因为,她攥着一颗属于他的心。</p>

    爱一个人,是无需思考和丈量的执着,爱一个人,是无关罪恶,无关利益的天真。</p>

    砰一声巨响,屋顶上一根顶梁柱掉了下来,沈瑾萱尖叫一声,被慕煜城紧紧的抱在了怀里,爱上一个没办法的女人,是一件没办法的事,想做的绝情一点,想说的绝情一点,可是面对她的执着,他的心却怎么也硬不起来……</p>

    “真的要死在一起吗?”</p>

    林川痛心的问,他想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样的爱,死了都要爱?</p>

    “带她走,强行带她走,不要回头。”</p>

    慕煜城从牙缝里迸出一句话,他俯耳对沈瑾萱说:“每个人对于幸福的理解都不同,正如莎士比亚说过的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也许你理解的是罗密欧与朱丽叶为爱殉情的勇气,也许是梁山伯与祝英台化蝶的浪漫,但是,这些都不是我心中希翼的爱情,我希翼的爱情,是想看到我最珍贵的人,好好的活在这个世上。”</p>

    最后一次推开她,慕煜城眼中的泪和心中的血同时滴落,流完了这些,他便会成为一个死去的人,来世,如果还是不能给那个女人带来幸福,那就不要再相遇,无论,想与不想,爱与不爱。</p>

    “一定要推开我吗?”</p>

    沈瑾萱绝望了,她心如死灰的说:“那我就撞死在这里好了,这样你就不会再把我的尸体推开。”</p>

    她已然不想再活了,活得这么累死了反而是一种解脱,也许到了另一个世界,她和慕煜城就不会再爱得这么辛苦。</p>

    “你干什么!!”</p>

    她拨腿往绑着铁链的圆柱上撞,却被林川一把拽住,他强行将她往外拖,“你不要弯弯了吗?当初那么执着的生下她,为什么现在却要自私的抛弃她?!!”</p>

    “我不要了,我什么都不要了,我只要跟他在一起,你放开我,放开我啊!!!”</p>

    砰——</p>

    又一根顶梁柱掉了下来,砸在了她与慕煜城的中间,像一堵墙硬生生的将她们分开,顶梁柱跳跃着熊熊大火,隔着火沈瑾萱看到了慕煜城不舍的目光,她撕心肺裂的尖叫一声,突然转身跪到了林川面前,痛不欲生的哭道:“我求求你救救他,只要你愿意救他,我来世做牛做马报答你的恩情,没有慕煜城我根本活不下去,如果你不肯救他就放开我,让我跟他一起死吧,我求你了……</p>

    林川震惊的望着她,一瞬间心痛到了窒息,看着眼前为了爱而不惜给他下跪的女子,他终于意识到,两人的感情有多么深厚,也终于意识到他永远不可能走进沈瑾萱的心,取代慕煜城在她心里的位置。</p>

    心真的很痛很痛,从来没有过的痛,在慕煜城和他父亲之间,他只能选择一个,一旦救了慕煜城,就等于亲手杀了自己的父亲,可若不救他,他就只能看着自己心爱的人死在眼前,当亲情与爱情对峙,那是一种怎样艰难的抉择……</p>

    他们都是在爱情面前可怜的人,因为命运的无情,经历着常人所不能承受的磨难,该有多么的痛苦,沈瑾萱,慕煜城,还有他自己。</p>

    “起来。”</p>

    他的眼泪渗出了眼眶,缓缓的将沈瑾萱搀扶了起来。</p>

    然后,做出了一生中最艰难的抉择,冲进大火的另一头,拿出钥匙开了慕煜城的手铐。</p>

    在大火中,沈瑾萱与慕煜城各自奔向对方,紧紧的拥抱,抱头痛哭,只有患难才能见真情,这份真情,哪怕经年以后,也会像血红的烙印一样烙在彼此的心尖,永不褪色……</p>

    “走吧,再不走就走不了了。”</p>

    林川悲痛的望着两人,无力提醒。</p>

    三个人从加工厂的后门逃了出去,外面苍茫的夜色伸手不见五指,林川指着前方木然的说:“往前二百米是一片树林,我的车就停在那里。”</p>

    慕煜城回头凝望了一眼开始倒塌的房屋,眼中氲氤出了彻骨的寒气。</p>

    他转过身,牵起沈瑾萱的手,一步一步离开了这个差点让他葬身的地方。</p>

    死了就算了,即然没死,那么,原本该死却活着的人就必须要死。</p>

    到了小树林,林川把车钥匙递给慕煜城:“你带她先走吧。”</p>

    他缓缓接过,面无表情的说:“你的救命之恩我慕煜城不会忘,但是,不会一命换一命,我不会因此而放过你父亲。”</p>

    “我知道。”</p>

    林川茫然的点头,视线移向沈瑾萱:“我可以单独跟你说几句话吗?”</p>

    “好。”</p>

    沈瑾萱跟着他往树木深处走了走,林川忧伤的开口:“慕煜城对我父亲的恨好像是没有办法改变的是吗?”</p>

    “是的。”</p>

    “不是的,换了别人也许改变不了,换了你,那结果就会不一样。”</p>

    沈瑾萱怔了怔,黯然的说:“我和慕煜城非常感激你的救命之恩,可是你父亲对我们造成的伤害实在是没有办法原谅,对不起……”</p>

    “我们做个交易吧。”</p>

    “什么交易?”</p>

    “我知道慕煜城一直找我父亲犯罪的帐本,其实那个帐本在我手里,我可以把它给你们,唯一的要求,就是你劝他放过我父亲。”</p>

    沈瑾萱诧异的瞪大眼:“为什么要这样做?你只要毁掉那个帐本,永远都没有人能找得到。”</p>

    “没用的,慕煜城已经掌握了我父亲杀人的证据,如果他不肯收手,我父亲难逃一死。”</p>

    短暂的挣扎和沉默,沈瑾萱想到了这些年来林川对她的付出,她点头:“好,我试试看。”</p>

    “那就拜托了,明天我会找时间把帐本拿给你。”</p>

    林川说完,颓废的离开了,沈瑾萱心里说不出的难受:“为什么要背叛你父亲?”</p>

    她出声质问。</p>

    他停下步伐,转过身,清晰的回答:“因为你,当一个人做到为你而改变时,证明,你在这个人心里,无人能比。”</p>

    沈瑾萱哭了,她低下头,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掉,林川走回来,站到她面前,伸手拭去她脸颊的泪,哽咽着说:“我不忍心看着你被逼到绝路,喜欢一个人不需要太多的理由,只要有一种感觉就够了,我心疼你,从一开始就是。”</p>

    他说完,再次转身离开,沈瑾萱盯着他落寞的背影,在心里说了一声:“谢谢……”</p>

    重新回到慕煜城身边,他什么也没问,而是拉开车门让她坐进去,替她系好安全带,然后发动引擎,把车子开出了小树林。</p>

    车子开到一半,他见她一直在流眼泪,心疼的握住她的手,说:“一切都过去了,再也不会让你这么痛苦了。”</p>

    “我们不要报仇了好不好?”</p>

    慕煜城身体一僵,把车子停在了路边:“你说什么?”</p>

    “到此结束吧,冤冤想报何时了,我不想再看到流血流泪的事发生了,真的是倦了……”</p>

    “是林川跟你说了什么吗?”</p>

    原本是不想问,可是她突然这样说,他就没办法不问。</p>

    “是的,他说要把慕振雄犯罪的帐本给我们,只求我们放过他父亲。”</p>

    沈瑾萱把林川的话重复一遍说给慕煜城听,说完后,她又说:“慕振雄固然可恨,可是林川能做出这样的选择真的很不易,他背叛自己的父亲已经是生不如死,我们怎么能再往他心口上捅一刀?”</p>

    慕煜城一言不发,脸上的表情凝重,似乎正在深思。</p>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