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44 大结局中

作者:凌沐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你有没有想过,现在是慕振雄不放过我们,不是我们不放过他。”</p>

    “你不是已经掌握了他杀人的证据了吗?林川说只要你不把那些证据递交给警察,他就会想办法把他父亲带走,永远都不再回苏黎世。”</p>

    “你很相信他?”</p>

    沈瑾萱慌忙解释:“你不要生气,我……”</p>

    “我理解。”</p>

    慕煜城打断她的话,吻了吻她额头说:“一个愿意拿生命来爱我女人的男人,我感激都来不及,怎么会生气,好,我答应你。”</p>

    隔天中午,林川打电话约沈瑾萱出来见面,他选的地点十分隐蔽,十二点整,包厢的门被推开,他诧异的睁大眼,一脸错愕的问:“怎么是你?”</p>

    慕煜城随意坐下,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是我让你失望了?”</p>

    “那倒不是。”</p>

    林川替他倒了杯茶:“只是没想到沈瑾萱这么快就化解了你心中的恨?”</p>

    “你怎么知道我心中没有恨了?你父亲对我做出的种种行为不值得我恨吗?”</p>

    “我父亲对你做的事,任何一件都可以成为你恨他的理由,只是你会出现在这里,就证明你已经放弃恨他了不是吗?”</p>

    慕煜城意味深长的凝视他片刻,遗憾的说:“如果你不是慕振雄的儿子,我想,我们可能会成为朋友,可惜造化弄人,你是他的儿子,我们就注定不可能成为兄弟,更不可能成为朋友。”</p>

    “我知道。”</p>

    林川苦涩的笑笑,从身边的公文包里拿出一本帐册,缓缓推到了慕煜城面前:“言归正传吧。”</p>

    慕煜城拿起帐册翻了翻,很不理解的问:“为什么要亲手毁掉你父亲?”</p>

    “昨晚你妻子也问过我同样的问题,为什么要背叛自己的父亲,我当时的回答是不希望她再受伤害,其实这不是全部的原因,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不希望他的欲望继续膨胀,一个人一旦有了野心,欲望就会像无底洞,为了填满那个洞,根本不在乎伤害多少人。”</p>

    “虽然醒悟的有些晚,但是能醒悟,也算是一件值得欣慰的事。”</p>

    慕煜城合上帐本:“我之所以放弃报仇,其实也不全是因为我妻子的劝导,慕振雄从小对我视如已出,教会我很多东西,一直像父亲一样存在的人,虽然那份感情是假的,我却还是想给他一条活路。”</p>

    林川感激的点头:“谢谢。”</p>

    “如果你这个帐册早一天拿到我手中,你父亲现在已经被绳之以法了,他杀人的证据我已经全部掌握,原本是想等拿到帐册让他彻底翻不了身,却是没想到他突然绑架了我妻子,幸好活着,如果死了,真是死不瞑目。”</p>

    “我也早就知道你是装失忆,所以暗中一直在调查,帐本是昨天上午才拿到手,倘若我父亲没走到将你们赶尽杀绝这一步,我是准备毁掉的。”</p>

    这就是邪不压正,人在做,天在看,不是不报,时候未到。</p>

    时候一到,邪恶的帮凶也会站到正义的一方。</p>

    慕煜城最后与林川达成了协议,带着帐本离开了约定的场所。</p>

    一个月后的股东大会终于如期举行,慕振雄一早精神抖擞的来到慕氏集团,他从一迈进公司的大门就笑得满面春风,也难怪他这么高兴,唯一的对手失踪了三天,股东们怨声载道,早已经决定把他们手中宝贵的一票投给他的儿子,忍辱负重二十年等的就是这一天,他这一天要是不高兴,那他这一辈子就没有高兴的时候了。</p>

    股东会陆陆续续的来到会议室,慕家三姐妹也来了,慕振雄凝望着三个侄女,心里微微有些诧异,看她们脸上的表情,似乎与平时无恙,难道自己的亲弟弟失踪,她们三个做姐姐的都没有发觉吗?</p>

    尽管很令人捉摸不透,但是慕振雄也没花太多时间去捉摸,他现在已经被喜悦冲昏了头,昨天特地去了心爱女人的墓地,把已经为她报仇的好消息告诉了她,从今往后,慕家就是他慕振雄的天下了。</p>

    对于他今天用染满鲜血的双手得到的天下他毫无悔意,认为这是慕家欠他的,老天爷只是弥补了他该得到的。</p>

    会议正式开始,林川缓缓走向主席台,在一片掌声中,他开始发言:“感谢大家对我这段时间工作上的支持和信任,因为有你们的信任,让我明白自己身上肩负的重任,通过不断的自我鞭策,终于让公司的业绩蒸蒸日上,这不是我的功劳,是在座各位的功劳。”</p>

    啪啪啪……</p>

    偌大的会议室里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林川简短的几句话说的股东们心花怒放,慕振雄更是乐得合不拢嘴,为自己有这么出息的儿子而感到自豪骄傲。</p>

    “虽然做出了一些成绩,但我并不认为自己成功了,因为这些成绩离我的目标尚且遥远,换了任何一个人,可能都比我做得好,我也想做到我目标的成绩,可惜能力有限,因此,我郑重的宣布:我放弃总裁职位的竞选。”</p>

    “什么??”</p>

    会议室突然像砸了窝,全场一片哗然,慕振雄震惊的站起身,愤怒的质问:“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p>

    “为了避免大家听得不够清楚,我重新申明:我放弃慕氏ceo的竞选。”</p>

    砰一声,慕振雄一拳砸在会议桌上,脸色已经从刚才的满面春风变成了一脸乌云,他震怒的瞪了一眼儿子,对着股东们说:“抱歉,这肯定是有什么误会,今天的会议先暂停,下午或者明天再继续。”</p>

    “不用了,没有什么误会,我是经过深思熟虑才做的决定,各位股东们另选他人吧。”</p>

    啪……</p>

    慕振雄忍无可忍的冲上前给了他一巴掌,身体因为气愤而剧烈颤抖,他切齿道:“你是疯了,还是被鬼附身了?”</p>

    会议室里除了慕家三姐妹抱着一副看好戏的态度外,其它人都陷入了激烈的议论,其中一位股东生气的质问:“你这是不负责任的行为,现在除了你还有谁能挑的起慕氏的重任?”</p>

    “慕氏原本的真正主人就是慕煜城,自然由它的主人来挑起。”</p>

    “你这是天方夜谈吗?慕煜城都已经失踪了,是死是都是未知数?他怎么来挑起?”</p>

    “没有人会无缘无故的失踪,是时候,让一切都回到原位了。”</p>

    他话刚一落音,会议室的门被推开,令所有人瞪目结舌的一幕出现了,原本以为已经死了的人突然活生生的出现在他们眼前,而且是一如既往的强势冷峻,目光往人群里一扫,个个心虚的低下了头,这目光比起从前,真是犀利了太多。</p>

    比起那些股东们的震惊和错愕,慕振雄绝对是所有人中表情最丰富的一个,他的脸在门被推开的一瞬间,就变成了猪肝色,撇了眼儿子,似乎顷刻间什么都明白了,内心充斥着巨大的愤怒和失望,他整个人像雕塑一样石化当场,完全没有了任何的知觉。</p>

    “看来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大家都已经找好了靠山,很好,原本念及各位是开国功臣,我还不忍心下手,现在你们的选择终于让我没什么顾虑了。”</p>

    慕煜城一身黑色正装,雷厉风行的站在会议室中央,他的身后跟着同样正装现身的高宇杰,以及几名保镖,一个月的卧薪尝胆,再次出现,他已经胜券在握。</p>

    自信的笑容,略带嘲讽,漠然的双眸,犀利如刀,他厉声宣布:“最动荡的时期过去了,从明天开始,慕氏会有改朝换代的变动,对我慕家不忠不义之人,我慕煜城绝不会手下留情。”</p>

    他说完,手往后一伸,高宇杰将一份文件递给他,他走到慕振雄面前,俯耳轻声说:“十几年前想杀了自己的亲弟弟,却被别人抢先一步,十几年后杀了自己的大哥,赶紧嫁祸给自己的侄子,侄子没害死,于是杀一个精神病患者继续嫁祸自己的侄媳妇,结果两人还是好好的活在这个世上,那么就只好破釜沉舟,亲手将两人送进天堂,这些,都是你的光荣行为,我没有冤枉你对吗?这些,我手中的资料都有明确的记录,时间,地点,以及替你办事人的口供,另外附带照片,这些足以让你锒铛入狱,而我却还有你偷税漏税贩毒的帐本,这些加在一起,可以让你永世不得翻身,看在过去的情分上,我可以给你两个选择,是选择一处世外桃源安享晚年?还是选择在监狱里了却余生?现在就选吧,这是我能给你的最后的也是最好的选择……”</p>

    慕振雄脑子轰一声炸开了,他颓废的一屁股跌坐在椅子上,费尽心机打造的原本以为是帝业王国,却没想到原来只是海市蜃楼,他输了,彻彻底底的输了。</p>

    林川上前搀扶起父亲,什么也没说,默默的离开了会议室。</p>

    出了慕氏大厦,他开车把父亲送回了家,一路上慕振雄一语不发,脸上的表情复杂的已经看不出是沉痛还是不甘。</p>

    到了慕家别墅,刚一下车,管家便急匆匆的跑上前汇报:“老爷不好了,大小姐刚刚拎着行李走了,我拦也拦不住,她也没说去哪里,我正准备打电话通知您……”</p>

    慕振雄闻言无动于衷,像行尸走肉一样的进了客厅,把自己关进了书房。</p>

    书房的桌上,放着一封女儿留下的信,他凝望了很久,才颤抖的把信打开,上面只有简短的几句话,却句句如刀一样刺痛了他的心——</p>

    “爸爸,我走了,这是最后一次叫你爸爸,昨晚偷听了你跟金秘书的谈话,才知道你竟然害死了自己的亲侄子和侄媳妇,我对你彻底失望了,从今往后,我不会再承认是你慕振雄的女儿,你也就当没我这个女儿,我们父女恩断义绝,这个充满血腥的地方,我不会再回来了,后会无期……”</p>

    信飘然落在了地上,慕振雄无力的靠到椅背上,双眼无神的盯着天花板,流下了不知是心痛还是悔恨的眼泪。</p>

    咚咚……</p>

    房门被敲响,门外传来林川的声音:“爸,我可以进来吗?”</p>

    “进来。”</p>

    他沙哑的应一声,抹了抹眼角的泪痕。</p>

    林川轻轻的推开房门,缓缓的走向他,噗嗵一声跪在了他面前:“对不起,爸爸……”</p>

    慕振雄木然的望着他,半响才问:“为什么要背叛我?”</p>

    “身为人子,真正的孝不是助纣为虐,而是正确引导,我没有办法把已经走上迷途的父亲拉回来,所以只能选择背叛,因为只有这样,才能阻止父亲越走越远,纵然我知道你此刻心里有多难过,却也不后悔自己的选择。”</p>

    当天晚上,慕振雄一夜未出书房,第二天,管家发现他已经服毒自杀,林川赶来时,父亲已经身体冰冷,他噗嗵一声再次跪倒在父亲面前,悲痛的放声大哭。</p>

    即使如此,你还是不后悔吗?他在心里问自己。</p>

    管家老泪纵横的递给他一张白纸,上面写着父亲的遗言:一念之差,终落得众叛亲离,不要自责,吾父咎由自取。</p>

    时至深秋,一堆堆深灰色的迷云,低低地压着大地,墓园里那一望无际的林木都已光秃,老树阴郁地站着,让褐色的苔掩住它身上的皱纹。</p>

    葬礼举办的悄无声息,除了慕家的人,没有一个是外人,他们身穿清一色黑色服装,默默的低头哀悼,一阵风吹来,侵入骨髓的冷,这个冬天,来得似乎有点早。</p>

    沈瑾萱站在人群最后,视线紧紧盯着站在最前方的林川,心里说不出的难过。</p>

    葬礼结束后,慕煜城见妻子神情凝重,回头睨一眼仍旧站在父亲坟前的男人,体贴的说:“去安慰他一下吧。”</p>

    “可以吗?”</p>

    “当然可以,我先回去,待会让司机过来接你。”</p>

    慕煜城说完,便离开了墓地,天空下起了浅薄的小雨,沈瑾萱一步步走向了那个落寞的背影。</p>

    想说的话很多,可是能说出口的却很少,这个时候,说出来的任何语言都会显得苍白无力,所以,不如不说。</p>

    就这样感受着他的悲伤,用无声的语言来安慰他,是她唯一能够为他做到的事。</p>

    “可以借你肩膀用一下吗?”他沙哑开口:“就一分钟。”</p>

    沈瑾萱怔了怔,黯然点头:“好。”</p>

    林川缓缓转身,把头靠到了她肩膀上,积压在心头的多重情绪顷刻间爆发,他像个孩子似的哭了,哭的心碎欲绝,沈瑾萱因为他这悲伤的心情而红了眼圈,她轻拍着他的后背,哽咽着说:“即使再怎么伤心失望,也不要对人生失去信心,每个人都是这样过来的,都是一边受伤一边学着成长,等到我们白发苍苍的那一天,我们就不会受伤了,那也证明我们终于长大了。”</p>

    林川痛哭了很久,远不止一分钟,有些人,总喜欢把一生的眼泪在一天流光。</p>

    分别的时候,两人背道而驰,沈瑾萱从反光镜里凝望着目送她先离开的林川,在眼眶里转了许久的泪水终于滴落了下来,其实她很想跟他说,她也心疼他,无关爱情的心疼,心疼他从小就寄人篱下,心疼他和慕煜城一样成了孤儿,心疼他用了十年的时间爱着两个女人,可两个女人却都不爱他,更心疼他为了忠于自己的心,亲手把自己的父亲送进了地狱……</p>

    自这一天过后,林川便消失了,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天涯海角,也许总有一处是可以让他重新开始的地方。</p>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