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八百三十九章 离婚

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秒记住【舞若小说网】手机用户也可以输入网址: m.wuruo.com

    厉老爷子听到女儿这话,很是觉得不妥。

    特别是威谦已经按照他们的意思叫走那助理。

    且那助理不管是被威谦叫着给他们问好还是离开,脸上都没有异样情绪,公事公办,明显就没有任何关系。

    云舒再这样态度,就显得她太过小气了。

    “云舒,怎么说话的?”厉老爷子呵斥道。

    话落,他看向费拉,眼中带着审视招呼:“坐吧,都是自家人,也就不可以招呼了。”

    费拉颔首,在厉云舒对面坐下。

    “爸,这次过来,我是想把云舒和妞妞接回去,之前一直被家族饿事耽误……”

    他说明来意,然而话还没说完,就被厉云舒冷喝打断。

    “谁要跟你回去!”

    厉云舒看着她冷笑:“几年来不闻不问,突然上门,就要我跟你回去,威总,您当这是在你家还是你公司?”

    厉老爷子听到这话,沉默的看向威谦。

    虽然他没表现出来,不过心里对威谦这几年的作为还是不满。

    不管夫妻两因为什么吵架,今年间只电话问候,不见人,的确做的不好。

    费拉听着厉云舒的呵斥,眼中闪过异样,旋即就见他脸上满是无奈道:“我是不想来吗?明明是你说,我要是过来,你就要跟我离婚。”

    厉云舒听到这话,脸上僵凝了片刻。

    “呵呵,我说什么就什么,怎么值钱没见你这么听话?”她讥讽道。

    话落,她又好似想到了什么,冷冷的看着他嘲讽道“怎么这次你就不怕我离婚?”

    “离婚?云舒这话是随便乱说的吗?”

    厉老爷子错愕叫着,原本心里对威谦的怪罪在听到这话,瞬间消失了。

    这是他没料到的。

    他就说,威谦看着不像不懂事的人,怎么会放着云舒母子在家这么久不管不问,原来里面还有这事。

    而厉云舒被厉老爷子突然呵斥吓到了。

    她这才惊觉自己说漏嘴了。

    “爸……”

    她看着恼怒的父亲,不知道怎么解释。

    好在这时威谦主动出来帮她说话。

    “爸,没事,本来之前的事是我没处理好,让云舒误会我了,这次过来,一个是想给云舒好好道歉,其次就是陪陪他们母女,如果云舒和妞妞不愿意回去,我和父母商量过,我可以把家中的生意转到Z国。”

    厉老爷子听完他这段话,对着女婿是彻底没了怨气。

    “哼,看在威谦的面上这事暂时不跟你算账,你带威谦去楼上把行李放下,我去给你妈说一声。”

    他瞪了眼厉云舒,安排道。

    其实也有给小两口解释误会的空间。

    厉云舒自然也看得出来,然而却不打算接受。

    对于威谦她心里的感情十分复杂。

    准确说这个男人突然出现,把她一直压抑的感情迸发出来,此时一颗心是又混乱又复杂。

    更别说让她跟这人同住一间房。

    只不过这话,她不敢当着厉老爷子的面直白说出来。

    也因为她委婉道:“晚上妞妞要回来,房间睡不下三个人,让管家给他收拾间客房吧。”

    她一边说着一边观察厉老爷子的神色,见老爷子眉头紧蹙,似乎不满这个安排,她又再次加上筹码。

    “爸,妞妞从生下来就没见过她父亲,总要给她一个适应时间,而且,我也不习惯。”

    她说到最后,用上了苦肉计,脸上摆着别扭。

    厉老爷子见状,看向费拉,只见费拉对他露出一个包容的笑容,表示自己不在意。

    他也没办法再说什么。

    “行吧,反正你们夫妻自己看着办,我去找腻妈了。”

    这次他说完就走。

    厉云舒和费拉都目送着他离开,直至人影消失,厉云舒才不再压抑自己的情绪,冷哼的从沙发上站起身作势要离开。

    只是她的步伐才刚迈出一步,就被人抓住了手腕。

    “干什么,放手!”

    她怒瞪的回头,挣扎呵斥。

    费拉眯着眼睛看着眼前面容精致的女人,手中细腻的触感让他眼中闪过幽光。

    不过厉云舒没有察觉到。

    她没能从费拉手中挣脱开,眼中满是怒意。

    “呵,威总,这是想做什么?”

    她深吸口气,让自己努力保持冷静,冷声质问。

    “老公!”

    费拉听着她的称呼,眉头紧蹙的纠正:“爸说了,让你带我去房间。”

    厉云舒听着他这理直气壮的话,特别是那纠正称呼的语气,气笑了。

    “老公?威谦,谁给你的脸,别忘了我之前说的话,到现在依旧有效,既然你自己送上门,很好,明天就等着收离婚协议。”

    她说着,用上吃奶的劲总算把人给瓣开,得到自由威胁。

    费拉听完她这话,神情变得冷冽起来。

    然而厉云舒却不管,丢下她大步朝门外走去。

    费拉看着她气恼的背影,没有再去阻挠,不过视线一直盯着厉云舒,直至她消失,才缓缓收回视线。

    “离婚?呵,做梦吧!”

    他冷声低喃,眸里满是疯狂。

    或许别人以为他来这是因为首席的命令,实则不然。

    任务是一回事,他也想趁此机会处理下自己的私事。

    如果没了厉家,或者厉家陷入覆灭危机,厉云舒总会乖乖的呆在他身边了。

    他想着,眼中满是偏执的疯狂。

    不过这疯狂只是一闪而过,就被他很好的掩饰过了。

    他整理好自己的情绪,随后扫了眼四周,见到廊探头探脑的佣人冷声吩咐道:“带我去你们小姐房间。”

    “是!”

    佣人闻言,连忙从藏身的地方走出来。

    费拉沉默跟在他身后,眼角却不动声色的打量四周。

    没一会他就进了厉云舒的房间。

    “姑爷,小姐的房间到了。”

    佣人恭敬站在门口开口。

    原本他要帮忙开门,却被费拉抢先一步。

    “谢谢,我自己进去就好,你去忙吧。”

    他带上面具笑道。

    佣人也没有察觉异样,颔首离开。

    随着他离开,费拉才伸手缓缓打开房门。

    旋即熟悉的摆设以及空气中让他魂牵梦挂的香味让他忍不住沉迷。

    这次,逃跑的金丝雀应该回来了。

    再说厉云舒这边,还不知道费拉心中疯狂的想法。

    她在出了厉家后,却不知道往哪去。

    一个人坐在车上发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